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梁山豔匪十二钗1-4
梁山豔匪十二钗1-4

(一)三娘委身矮腳虎玉嬌偷腥衆兄弟



話說梁山上本來沒有女人,隻有一大群生龍活虎的漢子。平日?舞刀弄槍,

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好不痛快。



可是每當酒終人散,回到屋?之後,這些精力旺盛的漢子們就苦了。梁山沒

有女人,過去他們可以回家抱嬌妻,或者打家劫舍搶壓寨夫人。可是如今晁蓋大

哥有令,不得燒殺淫掠,隻能白天打熬力氣,夜?繼續「舞槍弄棒」,還是啞巴

吃黃連,有苦不能說。



後來宋江三打祝家莊,山上一下來了兩位女將,整座梁山都轟動了。



一丈青扈三娘,莫要說是在梁山,就是放眼天下,也是少有的美人。隻見她

眉眼如畫、粉面似玉、秀發如瀑,玉頸纖腰、皓臂長腿,雖然穿著戰袍,卻也可

以看出那絕美的身段。而且,她又不施粉黛,一種天然美貌,好似一朵芙蓉花,

嬌美之中更有一種英武之氣,聖潔無比!



梁山好漢們大多數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麽美的女子,更何況很久沒見到過女人

了,一個個都看的目瞪口呆神魂顛倒。



但是萬萬沒有料到,宋江竟然將這絕美的小妮子嫁給了梁山個子最矮又最好

色的矮腳虎王英,衆兄弟大失所望,個個心有不甘。



大婚那天,梁山上張燈結彩熱鬧非凡,但美貌清秀的扈三娘卻心喪若死,像

根木頭一樣被大家推到喜堂拜了天地,又推到新房,呆呆的坐在床上。



梁山上一群粗漢如何懂得她的傷心,隻顧吃喝鬧騰。少數明白的,也隻能暗

暗歎氣不語。還有幾個看到新娘打扮的扈三娘豔麗絕倫,魂不附體,在新房外來

回打轉,想要多看幾眼。



看著得意洋洋的梁山第一矮子王英走進新房,不知多少人心?妒忌的牙癢癢

了。



衆兄弟中,隻有小尉遲孫新有老婆可以抱,就是梁山又一美人母大蟲顧大嫂

。顧大嫂雖然清秀不如扈三娘,但是一股豐滿成熟的風韻卻遠非三娘可比。她時

常穿著一身低領裙,露出高高鼓起的上半邊胸,猶如兩座山峰。露著兩條胳膊,

肌肉健碩,別有一種豪邁之美。



這天,其他兄弟們腦補扈三娘在新房中的風情,越說越露骨,小遮攔穆春和

白日鼠白勝等幾個人已經忍不住,溜回去撸管子去了。



小尉遲孫新急急忙忙奔回房,聽見老婆顧大嫂的聲音從床上傳來:「你個臭

男人終于知道回來了?」



孫新急吼吼的撩起帳子,隻見一具性感矯健的嬌軀全身一絲不挂,橫臥在床

,兩座乳峰高聳,輕輕晃動。



孫新酒勁上沖,迫不及待就扒下身上衣物,撲到赤裸的妻子身上。



「怎麽不去繼續意淫那個小丫頭扈三娘,回來折騰你老婆了?」



「玉嬌。」孫新柔聲叫著顧大嫂的本名,「誰說我跟那些糙漢一起意淫三娘

的?我心?隻有我的美老婆。」



孫新嘴上說著,身體卻急不可耐,挺起早就硬如鐵棍的肉棒,向顧玉嬌的牝

戶送去。



別人都知道顧大嫂的一對豪乳雄偉無比,卻不知她下身也是罕見,牝戶高高

隆起,如一隻大紅蜜桃。此時那蜜桃已是濕漉漉檀口微張,仿佛張口欲吞了。



孫新大喜,分開那兩片肉肉的蚌唇,大肉棒一下就插到了盡根。



「啊喲,你個死夯貨,今兒怎麽這麽猛?」大嫂腰肢一挺,放聲叫了起來。



孫新將頭埋入顧玉嬌碩大的乳峰中間,雙手握住一對大奶就在自己臉上揉起

來,這是他最愛做的動作,他的下身則一下下猛烈的向妻子火熱的體內捅了起來





「哇啊啊,你這厮……這是在和我行房哪……啊啊……還是在和我厮殺啊…

…哦哦哦……」顧大嫂很快就進入狀態,覺得快感如潮湧一般,一波波被丈夫狠

命的往體內送進來,忍不住就高聲浪叫起來:「啊啊啊……臭漢子,看到美女被

別人收了吃不到……哦哦哦……就來我身上發洩……啊啊,使勁,再使勁……啊

啊啊啊……」



顧大嫂叫的忘我,聲音早就從門窗傳了出去。梁山衆兄弟在扈三娘屋外聽了

半天,也聽不到什麽動靜,倒是孫新屋子?傳來陣陣浪叫,還有木床被壓的吱吱

嘎嘎作響的聲音,把衆人都吸引過去了。



「看人家顧大嫂,床風何等豪邁,比扈三娘那小妮子強的多了!」大哥晁蓋

羨慕的說。



屋?繼續傳出顧大嫂胡亂的叫聲:「哦啊啊……哦啊啊……你這慫胚,怎麽

就慢下來了……哦哦哦……給我用力……啊啊啊……你們兄弟幾個,孫立啊,解

珍解寶啊,個個都比你強……哦哦哦……怎麽就射了……」



聽著顧大嫂的浪叫,外面有幾個人當場就射了。



聰明的軍師吳用卻眼珠一轉,嘿嘿笑著對解珍、解寶兄弟說:「解家兄弟,

你們表姐剛才說的是什麽意思?莫非她和你們都……」



解珍、解寶兩兄弟一臉尴尬,悄聲說:「咱表姐脾氣潑辣,那個需求也大,

平時表姐夫一人總是滿足不了她,所以……所以有時會請咱兄弟幫忙……」



原來,顧大嫂性欲十分旺盛,新婚之後每日都要纏著丈夫孫新做上幾次。孫

新雖然是練武之人,卻經不住老婆如此索取,一兩個月下來就叫吃不消。爲此顧

大嫂沒少發脾氣少揍他。可是孫新男器已經不舉,又有什麽辦法?



于是,顧玉嬌瞧上了孫新之兄,武藝高強的病尉遲孫立,幾番引誘,可是孫

立身爲軍官,爲人古闆,總是躲著這個弟妹。大嫂饑渴難耐,忍不住與孫新的好

友獨角龍鄒潤調情,兩人馬上就滾上了床。



可是鄒潤的本事比孫新還差些,弄得玉嬌叫苦不疊。那鄒潤靈機一動,叫來

了自己的叔父,外號出林龍的鄒淵,叔侄兩個雙戰顧玉嬌,終于把她幹到欲仙欲

死。



可是顧大嫂不知掩蓋,後來這事傳了出去,被病尉遲孫立知道了,鄒家叔侄

嚇得不敢來了。



不過顧大嫂有一對表弟,獵戶出身,喚作兩頭蛇解珍、雙尾蠍解寶。二人父

母已亡,不曾婚娶,沒嘗過女人滋味。于是一天,顧玉嬌請兩位表弟喝酒,喝到

昏天胡地之時,將衣服一脫,滾進他們懷?。兩兄弟被撩撥起來,當場就把表姐

按倒。



解珍解寶兩兄弟武藝驚人,有用不完的力氣,比鄒家叔侄更強的多,那天就

在地上把顧玉嬌大幹了一整夜,直把她爽的死去活來,高潮不止,三人的汁水流

的滿屋都是。



天亮之後,解珍解寶兄弟先醒來,看到被幹的渾身白漿的表姐,嚇的連忙跑

了。顧玉嬌正躺在地上酣睡,忽然有個人影偷偷竄進屋?,抱起赤條條的睡美人

,就狂插猛幹起來。



玉嬌在高潮中浪叫著醒來,卻發現正在幹自己的不是表弟,而是胞兄孫立!



原來,昨晚孫立來到孫新家找弟弟,卻發現弟弟不在家,弟媳玉嬌正和他兩

個表弟在瘋狂亂倫!



孫立本來氣不過,可是看了一會兒之後,就再也無法自持,越來越亢奮,就

趴在窗外看了一夜。



等解家兄弟匆匆離開,他再也無法忍耐,終于沖進屋?,幹了這個美貌又淫

亂的弟妹!



「我幹,我幹,我幹死你這個不守婦道的賤人!操,這對奶子怎麽會這麽大

,難怪會這麽騷……」病尉遲孫立邊操屄邊罵。



「啊啊啊!大哥你罵的好……啊啊啊好爽……大哥你終于願意操弟妹了……

狠狠的懲罰我吧,不要停……哦哦哦……」剛剛被幹了一夜的顧玉嬌竟不知疲倦

,緊緊纏住胞兄,兩人又瘋狂的幹了半天……



從此,顧大嫂和丈夫孫新、胞兄孫立、解家兄弟、鄒家叔侄過起了幸福的輪

流性交生活。



************



矮腳虎王英,是那個夜晚梁山上最幸福的男人。



但是接下來幾天,三娘都冷著個臉,跟誰都不說話。他老公王英也整天愁眉

苦臉的,想來是碰了釘子。



這一天,王英來到顧大嫂的酒店喝悶酒。



「王兄弟啊,爲什麽不回家抱美人,在這兒擺副臭臉喝悶酒啊?」顧大嫂滿

面春風,笑著對王英說。



王英搖搖頭說:「別提了,那娘們我制不了啊。」



顧大嫂雙肘撐住桌子,身體前傾,那一對豪乳差點全都從衣領?翻出來了。



「哦?你尋常不是說,再強的女人,上了床也是砧闆上的肉,怎麽你這把刀

還會切不動啊?」



王英一擡頭,眼珠差點從眼眶?掉出來。



「大、大嫂,你好、好大啊!」



顧大嫂嘻嘻一笑,說:「是嗎?可比得上你那天仙也似的老婆?」



王英有些失魂落魄,說:「大、大嫂,孫二哥呢?今天不在?」



顧大嫂笑著說:「今天他上山找晁蓋大哥去了,這店現在隻有我看著。」



王英咽了口口水,直勾勾盯著顧大嫂的胸問:「大嫂,那個……我可以摸一

下你的大白饅頭嗎?」



顧大嫂媚眼一抛,坐在了桌子上,說:「嫂子有什麽不願意的?」



矮腳虎王英本就是色中餓鬼,按捺不住,一下跳上桌子,就把手伸進了顧大

嫂的衣領。顧大嫂的衣帶本就寬松,一下就掉了下來,一對乳峰猛然彈了出來。



王英在顧大嫂的大奶上一頓狂揉,很快就不能滿足,竟把頭湊了上去,張嘴

含住一個乳頭吸了起來。



顧大嫂也有了感覺,握住自己的大奶,直往矮腳虎嘴?塞,自己也喘息起來

:「哦哦……王兄弟,你的舌頭好生靈活……舔的人家的奶頭,都快張開來了…

…」



「嗚嗚,大嫂,你真是太好了!太棒了!」矮腳虎陶醉的說著,一隻手繼續

揉著另一團美肉,另一隻手已經不自覺的向下摸去。



「哦哦大嫂你的腹肌好發達,好有彈性……」



「王兄弟……啊啊……不要叫我大嫂,叫我的小名吧,姐姐的小名叫做顧玉

嬌……啊啊……」



「玉嬌姐姐,弟弟今天就要了你,怎麽樣?」矮腳虎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將

顧玉嬌推倒在桌上,扒開她豐滿的雙腿。



「你都把人家的穴都露出來了,還問我……」顧大嫂嬌聲道。



矮腳虎褲子一脫,急不可耐就插進了玉嬌體內。



「哇啊,想不到你個子這麽矮,那話兒卻這麽大!」



王英嘿嘿一笑說:「東西大還在其次,關鍵是活好。」



矮腳虎好像已經憋了好多天,今天使出了渾身解數,手腳嘴並用,玩出各種

花樣,將顧玉嬌幹的春雷大動,整個酒店?回蕩著無人可以抵擋的淫叫。王英雖

然武功平平,但是這方面的手段比顧大嫂那幾個兄弟不知強了多少倍。



「好兄弟,你的花樣怎麽這般多?」顧玉嬌氣喘著問。



王英奸笑道:「小弟我禦女無數,什麽招數不會?說武藝我比不上其他兄弟

,可是床上的手段,梁山之上我可數第一。」



顧玉嬌媚笑道:「既然如此,爲何搞不定你那新娘子?」



矮腳虎滿臉漲得通紅,說:「不瞞嫂子,我那娘子,就是白玉面粉做的馄饨

——肉多皮薄。洞房那日,小弟花了好大工夫,才挑逗的她春心萌動,張開雙腿

。那時小弟確實是著急了點,以爲可以一槍定乾坤。本以爲三娘她自小練武,馬

上功夫了得,那片薄膜多半是沒了。不料,三娘體質奇特,那片膜不但還在,而

且既厚又韌,小弟一槍下去,竟沒能破!」



顧大嫂驚道:「啊喲喲,竟有這般奇事,王兄弟這般硬槍,也插不穿?」



王英又道:「是啊,這一擊沒有得手,三娘卻疼的厲害,一腳將我踢下床去

,再也不讓我碰她分毫。大嫂你知道的,三娘的本事遠在我上,她要不肯,我縱

有千般手段,也用不上啊。」



顧大嫂哈哈大笑道:「好個三娘,專制你們這種下流男人,真是女中豪傑!





王英愁眉苦臉道:「大嫂莫要取笑,我們夫妻這樣下去,該如何是好?」



顧大嫂伸出玉指,重重戳了下王英額頭:「你們這些淫漢色鬼,專想著如何

爽快,全不知我們女子所想。」



矮腳虎連忙跪倒,說:「求大嫂指點,大恩必不敢忘!」



顧大嫂雙手環抱胸前,那對豪乳立即擠成了兩個大肉球。她冷笑道:「你們

這些男人啊,有求于我了,就來低聲下氣了。坑自己姐妹的事,我顧玉嬌怎麽做

的出來?」



矮腳虎急急爬上前,抱住顧大嫂的雪白大腿,一邊苦苦哀求,一邊還上下舔

弄起大嫂的腿來。



顧玉嬌感覺腿上一陣麻癢,心跳加速,渾身騷動。但她卻不慌不忙,推開王

英,轉身便走向?屋,並說:「若是心?真有姐姐,那以後便多來孝敬,說不定

我一時歡喜,便給你出個主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