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悟空日皇母
悟空日皇母

悟空成天与嫦娥和七仙女厮混在一起,操屄取乐!终于有一天,悟空烦了,告诉了几个淫荡仙女一声,驾起筋斗云闲逛去也!



悟空在天庭东逛逛,西溜溜,成天与各路神仙们打屁,忽一日,经过当年开蟠桃宴的大殿,悟空想起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什么蟠桃宴,老子还在优哉游哉地做俺的齐天大圣,哪里会造反天宫,受那西天取经之苦?更不会受那三藏的腌臜气!要说起因,还就是这个王母娘娘闹得!越想越生气,悟空干脆就直奔王母娘娘的寝宫,想要找机会捉弄捉弄她。



说着话的功夫,悟空来到了太和宫,(我也不知道王母娘娘应该住在哪里,就编一个了!)只见宫外守备森严,天兵天将把守住了每一个入口,巡逻队在不停地巡视,好一幅如临大敌的场面。这哪里防备得了悟空?悟空默念咒语,摇身变成一只蜜蜂,从天兵天将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飞了进去。



只见,宫门前停了一辆银灰色豪华的“劳斯。莱斯”,闹了半天是玉皇大帝在此,所以才搞得这么紧张啊,悟空心道:“这大白天的,玉帝老儿到这里来干什么?不行,俺得进去看看!”振翅飞了进去。



进得宫内,就发现里面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侍候的宫女丫环,连带刀侍卫都没有,悟空心中暗喜,这倒方便俺的行动了!嘿嘿!急急忙忙向内进飞去,刚刚飞到寝室的门外,悟空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圣上,今天怎么有空到妾身这里来了?”



“啊,朕今日突然感到有些心情烦闷,感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第一个就想到了皇后你这里,所以过来看看!”



“圣上,这天庭之上还有谁人这么大胆,赶来惹事生非?想当年那个什么神通广大的孙猴子,不是照样被佛祖压在了五行山下,受了五百年的活罪吗!连那个猴头都不行,现在谁还敢?”



悟空听到王母娘娘的话语中,又戳到自己得痛处,只恨得牙根发痒:“这个老泼妇,俺老孙今天一定要你好看,你要是年纪小点,俺非操爆你不可!”



“既然皇后这里没事,那朕就先去别处看看了!”说着,玉帝起身就往外走来。



“圣上,已经来了,就多坐一会儿吧!”



“不了,朕还是有点心跳,到别处看看吧!”



“那……臣妾恭送圣上!”很不甘心地,王母娘娘起身跪送。



玉帝带着一大票人马走了,宫里宫外霎时冷清了下来。



悟空悄悄地飞进了屋里,只见王母正呆愣愣地坐在床沿上发呆,嘴里还自言自语着:“唉,一点都不体谅人家,这么长时间都不宠幸我,下面都要痒死了!唉!”悟空仔细观看,只见王母皮肤白净,有着一股不见日光的惨白颜色,可能是深锁禁宫,不见日光的缘故吧!说实话,虽然已经有了几千岁的年纪,但从外表却绝对看不出来,她只象一个40岁左右的贵妇人,气质高雅,长得还很漂亮,与嫦娥和七仙女她们的青春样貌相比,有着另外一种勾人心魄的魅力。



而这时,更让悟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王母慢慢将手摸到自己丰满的胸脯,缓缓地揉动着,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圣上,你真是不知道怜惜人家,这么好的地方,你这么长时间都不来光顾!哦哦……害得人家只能这样自己……哦哦……安慰自己……啊……”说着,王母将身上华丽的宫装慢慢脱掉,悟空在一边看得是鼻血直淌,只见王母一身白肉,没有丝毫赘肉,两个大奶子傲然挺立,奶头儿还挺小,下腹一片黑萋萋的阴毛,将浪穴遮得是丝毫都看不到,双腿挺直,还真看不出是年岁这么大的人了!手指随着衣服的剥落,滑向自己的阴部,王母一幅饥渴的表情。



“噢……圣上,你真的不再宠幸与我了吗?”



手指终于插入了自己的阴户之中,王母在淫心作祟之下,已经是不顾廉耻,她的手指快速地抽插着自己的浪穴,嘴里还不停地痴喊着:“噢……圣上的龙根好厉害……臣妾真的好想你……”也真是有够痴心的!



看着王母娘娘幽怨的神情,悟空突然计上心来!他展翅飞出寝室,来到屋外没人的地方,现出原形,掐动咒语摇身变为玉帝的模样,慢慢踱着方步重新迈进寝室。



“皇后,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悟空,故作惊讶。



“啊,圣上,您怎么去而复返啊?”看着进来的玉帝,王母略带惊慌和羞涩地问道。



“皇后,你……这是?”



呜咽着,王母低声说道:“圣上,臣妾实在是忍受不住对陛下的相思之苦,所以才会有如此不雅的举动,请陛下惩处!”说着,赤裸着跪倒在地!



走上前,悟空搂住王母:“唉,这也不能怪罪于你,朕也有不是,这一段时间,确实冷落了你!”



“圣上……”王母感动得将头埋进悟空的怀里,低声啜泣着。



“好了,朕就是突然想到了此点,才遣退了左右,回来安慰于你的!快起来吧!”悟空心中暗自偷笑着说道。



“是,圣上!”王母双颊绯红地站了起来,还真是挺诱人的:“陛下,臣妾帮您宽衣!”



“不用,不用!”悟空急忙阻拦,因为他的尾巴可是不能变没的,一让王母看到,立马穿帮:“还是朕先来安慰安慰你,也算是向你道个歉吧!”



“圣上,不可……啊……”王母要想阻拦,悟空早已不由分说地将她仰面推倒在床上,俯身下去,一只手狎玩着王母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则轻抚着王母的阴毛。



“圣上,你这是怎么了,平时你可是从来不这样的!”



“朕这是为了补偿于你啊!怎么,不喜欢?”



“不是,臣妾真的是好感动啊!”王母说着,抬起身,给悟空来了个热吻。



悟空暗笑:“这回俺老孙不玩儿死你,俺就不姓孙!”



悟空分开王母的两条腿,将手指沾了点王母自摸时流出来的浪水儿,狠狠地插了进去!



“噢……圣上,怎么用上手指了?您原来可不这样啊!”



“朕要你尝试一下新鲜的花样!”悟空边说边活动着手指头,“皇后,你也要放开点啊!”



王母心中暗想:“圣上准是与西宫那个浪蹄子学的!我得放浪一点,否则还是收不回圣上的心!圣上也是男人,喜欢看女人在自己的身下降伏,虽说他阳具短小,而且历来是一个快枪手,我一定要让他认为能够给我最大的满足,让他能够时时与我欢爱!快枪手也比没得搞强啊!聊胜于无!”



想到此,王母放下了羞涩,全力配合悟空手指的抽插,嘴里也发出另类的呻吟声:“噢……圣上,臣妾感到好幸福啊!啊……快来宠幸您的爱妃吧!”



“爱妃,你来尝尝朕的肉棒棒吧!”悟空说着,从裤裆里将鸡巴掏了出来,他可没敢脱掉裤子!



王母惊讶地看着悟空,玉帝原来可从来没这么要求过,再看悟空的肉棒,王母的表情又转为疑惑:“圣上,您的龙根怎么变得越加雄壮了?”口气中除了疑惑还有一些惊喜!



“噢,朕最近找到一个壮阳的偏方,叫什么‘男士营养液’,喝了以后还真是见效,连爱妃都看出与往日不同了!”



王母闻听悟空的解释,也未细想,只是呆呆地看着悟空的鸡巴发愣。说实在的,悟空的鸡巴比玉帝的要大了将近一倍!王母看着这么大的一根货色,下面的小嘴是口水长流,食指大开!淫心大过了疑心!哪里还顾得细思?



悟空暗中抹了一把冷汗,心道:“好险,差一点就露馅儿了!”刚才悟空是因为欲火上扬,所以也没有细加考虑,就想让王母吹箫,以至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好在王母与玉帝也多日不曾欢爱,玉帝甚至很少过来,才让悟空逃过此劫!



王母伸手握住悟空的鸡巴,嘴巴凑了过去,刚刚凑近,一股子尿骚味儿传了过来,皱了皱好看的细眉,王母不甚情愿地张嘴将悟空的鸡巴吃进了嘴里,她现在可不敢得罪悟空(玉帝),就这么地含在嘴里,也不活动。



悟空连忙告诉王母鸡巴的吃法,生涩地,王母活动着小嘴儿,牙齿还不时刮痛悟空的鸡巴,也带给悟空另外一种享受!比之嫦娥等人的口技,王母就逊色很多了,但她的嘴巴好像还是处女啊!悟空闭着眼,享受着!他不准备故意忍耐,他要颜射王母娘娘!



“握住的手也要上下活动,对……嘴巴含紧一点再动,你还真是聪明,一教就会了,嗯……舔得朕很舒服……下面那两粒也要舔舔,好!……”



在悟空的指导下,王母的动作越来越娴熟,虽说很不习惯,但为了讨好悟空(玉帝),她也顾不得了。



此时,悟空在王母的攻击下,已经到了临界点。



“好……朕要出来了……啊……”随着悟空的大吼,一股股阳精喷射出来,王母刚待要躲闪,悟空死命按住她的脑袋,“不许躲,吃了它们!”王母躲不开了,阳精除了一部分喷进嘴里,大部分喷洒在她的脸上和胸脯上!



就在此时,只听得门外传来:“陛下驾到!”



悟空和王母顿时愣住了!



毫不知情的玉帝一迈进房门,傻了!只见另外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玉帝,挺着阳具站立在床前,而王母也在傻愣愣地看看自己,又看看另外一个自己,脸上还顺着脸颊一滴滴地流淌着一种白浊的液体!



玉帝大怒:“何人如此大胆,胆敢冒充朕!快快从实招来!”



“哈哈哈,玉帝老儿,你看看俺是谁!”悟空此时已经豁出去了!变回了原形。



“你你你……”玉帝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两个人最清楚,要不是当年因为你们,俺老孙哪里会受那五百年餐风露宿之苦?究其祸首,就是你们造成的!你偏听偏信,容不得俺老孙不受你管教,一开始弄一个什么弼马温来糊弄你家孙爷爷,被俺反出天宫,你们派天兵天将那帮废物,打不过我,又许诺封了俺齐天大圣,可是,你这个王母举办什么蟠桃宴,也不请俺老孙,害得俺二度反出天宫,这才惹来如来佛祖的镇压!你们说,俺老孙应不应该报仇!你们不知道吧,连唐三藏和猪八戒,老孙也已经将他们搞定了!哈哈哈!”悟空说的有些失去了理智!



“我我……我要和你到如来佛祖那里评理去!”



“走就走!”



……



听完了悟空与玉帝的陈述,如来佛祖面沉似水,两旁站立的金刚和菩萨不敢发出一言。



“孽障,不想你经过取经的磨难,不但没有丝毫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做出如此秽乱宫廷的行为!你该当何罪?”



“反正已经做出来了,俺也打不过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悟空面不改色地回道,一副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姿态!



佛祖妄动了无名,将大手张开:“我佛慈悲,我就将你打入六道轮回,让你转世到人界,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我不会封印你的记忆!你的法力会完全消失,只会留下曾经是多么威风的记忆!到时你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悟空昂然而立,就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佛祖,我也有责任!”说话的是观音,“我本以为这个泼猴儿已经改了,可没有想到他反而做出如此行为!还请佛祖一并惩处我未能督导的责任!”



“那好吧!我也罚你进入人界,广积公德,另外也要对这个孽障再次负起督导的责任!你可有怨言?”



“弟子无怨无悔!一切唯祖师之命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