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无线跳蛋上篇
无线跳蛋上篇

晴,他是我的女朋友。

他是一個很乖的女孩,至少在追到他之前是如此沒錯。

不過,交往之後,我才發現,他是個外表清純內心淫蕩的女孩,至少在我面前是淫蕩的。可淫蕩規淫蕩,她卻從來不讓我進入她的身體。搞的我現在還是處男之身,他是不是處女之身,我不清楚。

喔!忘了說明,我是個標準的高中生,今年二年級。晴跟我是班對,是我辛苦一年才追到的女孩。在同學的眼裡,晴很乖,真的很乖,還有一點呆。

所以我還要強調一次,她很清純。

他家離我家很近,可是離學校卻很遠。所以我們都是早上約在公車站前,一起做公車上學。故事的開始,就是在公車站牌前。

今天陽光不大,空氣不冷,是個適合出遊的日子,我和晴在公車站牌前等車,可惜我們不是出遊,而是上學。晴今天穿著學校標準的半透明水手服,裙子則是 他特別剪裁過的,高過膝蓋約五公分。綁著馬尾,一框女孩帶了都會很呆的眼鏡,配著他的陽光笑容,標準的清純樣,可是他剛剛拿給我的東西,卻不怎麼清純。

「嘿,祥,這東西給你保管,等等你玩玩看。」

晴露出可愛的笑容,遞了一個類似汽車呼叫器的東西給我,上面有四段開關,分別是強中弱以及off。

「這…這是什麼?」

接過晴給我的詭異東西,我發出了疑問。

「呵,你開開看就知道了。」

晴高深莫測的回答我。

「呃…又是什麼怪東西。」

看到他的表情,我咪著眼睛向他。

看了看手上的東西,我將開關條到指標弱上面。

「沒怎樣阿,你到底在搞什麼鬼?」有點怒氣問。

「嗯…我……有拉…先…先把他…關…關掉。」

晴臉上明顯的變紅了。

看他的表情不對勁,我趕緊將指標調到off上面。

「呼…看來這真有趣。」

晴喘了一口氣後,將嘴巴靠近我耳朵,敲聲道:

「別跟別人說喔,我今天把跳蛋塞近陰道內喔。」

說著,她講制服往上拉,露出了掛在裙子上的接收器:

「跳蛋的遙控器就在你手上呢。」

「不會吧?」我驚訝。

「哼,給你玩一整天你還不要呀,那還我。」晴俏皮的伸出手來。

「我哪有不要,只是…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看著手上的遙控器,再看看他的裙子,我發出了疑問。

「我都沒關係了,你儘量玩拉。」晴面對我露出了一個大微笑。

「車來了,先上車再說吧。」

我牽著晴的手,步上公車,當然,我把遙控器放在自己的口袋裡。

車上的人並不多,後面雙人座剛好有個位置。我選擇靠窗的位置坐下,晴理所當然的坐在我旁邊。他先用手將後面的裙子往前撥之後,再緩緩坐下,而裙子因為彎曲的緣故,褪到大腿上,白皙的肌膚霎時露了出來。

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右手有伸進口袋悄悄地將跳蛋的開關條到弱。

「嗯…祥,你…你好…壞。」

晴身子軟了下來,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沒說話,臉看著窗外,不理晴。晴將書包放在腿上,想降低跳蛋的嗡嗡聲,不過我想她想太多了,坐在後面,公車的引擎聲已經遮蔽了跳蛋微弱的嗡嗡聲。

「嗯…喔……嗯…阿…..」晴不斷的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前面的學妹,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回頭用輕視的眼神看了看我們,我想她一定以為我們在做些什麼事情吧?

聽到晴微弱的呻吟聲,我也忍不住轉頭,一片霞紅已經佈滿晴的臉龐,晴的眼睛也微閉,嘴唇時咬使放,似乎在享受跳蛋帶來的刺激。

我豈能讓晴這麼享受呢?伸出右手,迅速的將遙控器調到off上面。

跳蛋被關掉後,下體的震動,也隨之消失,晴帶著不滿的眼神,看向我。

「哼,討厭,人家正在享受呢。」晴象徵性的拍了拍我的胸膛。

「呵呵,你想享受的話,等等上課我會讓你盡情的享受的。」

我故意放大聲音,給前面的學妹聽。

「吼,算了,快到學校了,我們下車吧。」

晴撇過頭,算是表達他的不滿。

「哈哈,走吧。」

牽起他的手,在學妹的注視下,我引著她走下公車。

今天第一節課是英文課,而我的英文很差,可是小考成績卻很好,想知道訣竅嗎?

很簡單,因為晴是英文小老師,專門負責小考的分數,每次分數都在七八十以上吧,畢竟太高會被發現的。

晴很乖的坐在第一牌,看著晴認真的抄寫著黑板上重點的表情,我想很難聯想到晴遞給我遙控器時淫蕩的表情吧?

「雨晴,你把早上考試的答案寫在黑板上吧。」老師吩咐。

「嗯,好。」晴乖巧的回應。

晴緩緩走上台,左手拿著自己的考卷,右手拿著粉筆,將答案寫在黑板上。

由於第一題要寫在黑板比較高的地方,所以晴墊著腳努力舉高右手,寫著第一題,而制服也因為右手的拉扯,脫離了裙子的束縛。

靠,這個笨蛋,跳蛋的接收器露出來了啦,從接收器連著一條線,進入裙子裡面,天哪,被人發現怎麼辦。

一個想法,突然從腦中冒出,我突然想看他被發現是個淫蕩女孩的樣子。

我右手伸入了褲子裡,將遙控器的開關,調到弱之後,晴墊起的雙腳突然軟了下來,而字跡也變得歪七扭八,晴回頭看了我一眼,露出求助且害羞的表情。

哈哈,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放過他,我再接再厲,將開關又調到了中。

在全班的注視下,晴的手已經拿不穩粉筆了,雙腳也緊閉且發抖,老師看了晴的不對勁,出聲關心了一下。

「雨晴,你沒事吧,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沒有…嗯…我沒有…事…嗯……」

晴雙臉泛紅,聲音顫抖的回答著。

因為小考的考卷是同學互相檢查答案改分數的,所以老師已經走下講台,巡走於學生之間,看有沒有學生偷天換日。

「既然沒事的話就繼續寫吧。同學還等著要對答案呢。」

看來老師也沒有注意到晴的制服的異樣,因為快要下課了急忙催促著。一講完話就又去看著同學的考捲了。

這時候晴的姿勢是很怪異的,好像要忍住便意,雙腳緊緊靠在一起,兩個腳尖內八似的夾緊碰在一起,雖然右手還拿著粉筆在黑板上,但是根本沒有在寫字,反而像是靠在黑板上,左手更是扶著後面的裙子,但是根本不敢拉更不敢去碰那陣陣傳來快感的下體。

畢竟在教室裡面,在全班同學的面前。模範生的形象怎麼可能去摸下體呢。這時候雖然我看不到晴的正面,但是他一定是咬著嘴巴,因為還可以聽到他口中發出的「嗯…嗯…」含糊的的聲音。

可是看得出來晴已經快受不了這樣的折磨,幾乎全身都在用力,而維持住一個很詭異的姿勢。

其實我也怕如果老師同學發現了晴的陰道塞了一個搖控跳蛋,而且遙控器在我手裡,那連我也會吃不了兜著走。所以我把遙控器的開關調到OFF,晴馬上放鬆了下來,只見他稍微動了動身體,以為沒有人發現似的繼續將剩下的答案寫在黑板上

晴寫完答案後回過頭要走下講台的時候,看了我一眼,臉上滿佈著紅韻,明顯是動了性慾了,我敢保證這小妮子底下的底褲一定是濕答答的,連老師都看得出來

「怎麼了,臉這麼紅,是不是感冒了?」

「沒有沒有,我沒有感冒….」

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有些怪異和複雜,不知道是怪我沒有繼續讓跳蛋震動還是震動得太久讓他受不了。反正這個遙控器是他自己要交給我的,那就隨我的意思 了。可是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晴要將搖控器給我呢?她難道單純到不知道我會怎麼做嗎?可是如果她真的這麼單純,就應該不會知道世界上有無線遙控跳蛋 這回事了,不管了,我只知道我在操控晴的過程中,底下的弟弟一直是維持高度勃起的狀況,硬到都有一點痛痛的,每次我對晴想要有進一步的動作,她總會推三阻 四的,害我每次都翹得老高的弟弟一整天,結果淪落到回家看A片洩慾的下場。這次好不容易晴自己送上門來的肥肉,我一定要好好的折騰她不可,讓她知道慾望無 法發洩的痛苦。

晴回到座位上之後,我又開始將開關調到弱,這次晴的表現就沒有那麼明顯,只見她左右動了一下調整了身體,就定住不動,可是一會兒就又扭了一下腰,一會兒又拉了一下裙子,一會兒手放到膝蓋上,一會兒手又緊握住椅邊不動,跟平常的晴安安靜靜的聽講的樣子有天壤之別。

我們的導師,也是我們的英文老師,是個四十歲年紀,頭頂有點微禿的男老師,臉上帶著一副金邊眼鏡,因為那個中間稀少的髮際,我們在他背後總是偷偷叫 他」地中海」後來怕被聽到就簡稱」地海」。地海對待班上成績好的同學,尤其是女同學總是和顏悅色,對男同學尤其是成績較一般的,總是板著一副狗眼看人低的 眼神,動不動就要罵人。

晴在班上的成績向來總是名列前矛,再加上晴長相可愛,對外表現又是乖乖女、情純無比的形象,每個老師都對他關愛有加,尤其是英文老師,上課總是愛叫 同學起來回答問題,如果今天心情好,就會叫那些成績好的、長相可愛的、或是長相英俊的同學起來回答問題;可是如果他心情不好,叫起來回答的就總是那些成績 差的、或是長相較一般的同學,而且就算答對了也都得不到好臉色可看。

看起來今天地海心情不錯,站起來回答問題的都是班上前十大俊男美女,接下來一題,就叫到晴起來回答問題了。

「翻譯一下這句子。」

只見晴有點緩慢的動了動身體,慢慢的站了起來,因為晴身高並不高,只有155公分左右,所以坐在第一排,我身高則有175公分,就坐在晴隔壁排的最後一個位置,從我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臉,可是聲音可是清清楚楚:

「彼德先生不顧他妻子的反對,決定…….啊..」

在晴開始翻譯的同時,搖控跳蛋也被調到中的強度,晴大概是受不了突如其來的刺激,叫了一聲出來,不過這妮子也很穩得住氣,馬上就繼續翻譯下去:

「決定帶著他的三個兒子…..嗯….和兩個僕人..啊….搭乘火車……朝向中部的大城….底特律前進…啊..嗯」

到最後一句話,我已經是將跳蛋調到強的程度。地海和班上同學都抬起頭來看著這位模範生,覺得奇怪,為什麼晴的聲音和語調都和平常的晴不一樣。

「是不是有點感冒,聲音怪怪的。嗯…奇怪是不是有什麼聲音嗡嗡嗡的」

地海本來站在教室的後方,聽到跳蛋的聲音開始邊聽著聲音邊往晴的方向走,我趕快調到弱的開關。

「還是我聽錯了,好像沒有聲音了;晴,如果不舒服的話要跟老師說」

地海已經站在晴的面前,左右晃晃頭腦,好像想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似的,仔細聽著四周的聲音。

這時候晴已經坐下來,靠著裙子和大腿的夾緊,跳蛋的聲音已經變得很小聲聽不到,可是刺激卻因為腿夾緊而更加厲害,那小小的跳蛋正像個頑皮的小孩拚命震動著,鑽著那敏感的陰道和陰蒂,誰能想像一個學校

中的模範生、乖乖女裙子底下卻有一個搖控跳蛋呢?

「前兩天有一點感冒….嗯,不過還好….嗯」

晴也真能掰,再加上臉上的紅韻,雖然話中還有一些微微的顫抖,還是讓地海相信是感冒的關係。

終於下課了,在下課前的十幾分鐘,我將跳蛋的強度不斷的改變,一下子強一下子弱,一旦我覺得晴快要受不了了或者是太享受了,我就會關掉,這是我享受的時候,不是晴享受的時候,所以我一定要吊足他胃口,不讓她太舒服。

結果一下課,晴就往廁所跑,我卻因為今天是值日生,只好乖乖的負責擦黑板,不過我還是打開口袋中跳蛋的遙控開關調到中,我知道這種無線的產品都有一定的有效距離,如果距離太遠就沒有遙控的功能。我只

要注意看晴的表情就會知道有效距離有多遠。過了一會兒,我突然聽到」啊」一聲。我回頭看發現晴在隔壁教室的走廊上突然雙腳失掉力氣似的稍微蹲了下來,果然沒錯,有效距離大概有十五公尺左右。我關掉開關,

將板擦拿到走廊上拍掉白粉筆灰,晴已經慢慢的站起身來跟他的姐妹淘說話:

「我沒事,只是一下子沒力氣,可能是早上時間太趕沒吃早餐的關係吧。」

「晴,你是不是那個來啊?我跟你說,我也會這樣,來的時候全身無力,而且肚子好像有蟲在爬,又痛又悶的。我媽跟我說這時候就要吃些熱的黑糖水…還有啊….」

說話的是晴的死黨,杏娟。雖然人不錯,很講義氣,但是就是有點多嘴,一說起話來就停不了。

不過他也是唯一知道我跟晴是男女朋友關係的人,幸好不該多嘴的時候閉的蠻緊的,不然的話我早就被一些蒼蠅學生和學校盯上了。也因為這樣,我們兩個人在學校還會故意互相疏遠,免得惹上麻煩,而要約會時也常會需要杏娟當電燈泡作掩護。

晴看了我一眼,眼睛中帶著幾分迷濛,表情卻帶著一抹微笑,甚至有一點小朋友惡作劇似的笑容,好像是在說」怎麼就只有這樣啊,再來啊。」我看著晴可愛 的臉龐,兩邊臉頰還有著未退的紅韻,那可愛的小嘴唇和烏溜溜的大眼睛,我心中突然起了不捨之心,總覺得我這樣做是不是會讓她在大家面前出洋相,如果被人發 現,他的模範生形象會不會毀於一旦。

上課鈴響了,大家紛紛進入教室,我趁著整理板擦的機會慢一點走回教室,走在晴的後面小聲的說:」這樣好嗎?我可以再繼續嗎?還是把遙控器還你。」

「我玩得正高興,正興奮,你不覺得很好玩嗎,我還不過癮呢,最好是能把我變得淫蕩一點。這樣好了,如果你繼續陪我玩,我就答應你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要不要?」

沒想到晴的回答竟然是這樣,我心中的天使和惡魔根本不用比,天使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任何事都可以」這句話讓我心中的慾望又重新燃起,我終於可以拋棄我的處男之身了,不必只能躲在家裡看A片度日了,哈哈哈!

想到這裡,不禁又想到每次這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出去約會都穿著有些清涼的衣服,跟在學校裡呆呆的女生完全不一樣,如果學校的同學看過晴跟我約會時的衣服,肯定會沒辦法相信的。誇他

幾句很漂亮,他還會稍微前傾,把已經有點低胸的衣領稍微拉開,跟我說」這裡面更漂亮嘔」當我眼睛想吃吃冰淇淋往衣領看時,又罵我是色鬼,約會中頂多就是牽牽小手,偶爾可以親到她可愛的嘴唇,可是卻不准我有進一步的行動。

男人的慾望最後都只能貢獻給寫真集去了。

我決定了,男人的慾望勝過一切。我要繼續玩跳蛋遙控器,既然晴也不介意,我也想知道晴的真面目會是有多淫蕩?另外一方面,剛剛上課中的私密遊戲,那 種緊張刺激,那種玩弄女生於股掌之中的征服感和快感慢慢湧出,讓我有一種專屬於男人的成就感,外表純真的乖乖女裙子底下,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決定他的快感與 否。真是一種巨大的誘惑。

我決定再深入一點這誘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