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淫世媚魔傳》(1-11)作者:玫瑰聖騎士
《淫世媚魔傳》(1-11)作者:玫瑰聖騎士

本篇最後由 婆娑羅帳 於 編輯





首先感謝大家

上一篇 < 沈淪國度> 有160+愛心

我的帖都是自己審核過的? ?? ?

個人覺得張力夠床戲多才轉

喜歡的話給個愛心或評分支持一下



這是我貼帖的動力? ???謝謝



*******************************



第一章淫獄含冤



臘月的寒風在半晚吹拂著關中平原,在寒風中一座巨大的城市屹立在渭水河

畔,巨大的方形城市高聳的城牆華美的宮殿還有一隊隊往來的商隊組成了唐帝國

的西京長安。



臨近過年,大唐都城長安的朱雀大街和東西兩市?張燈結彩,百姓們興高采

烈的購買著過年的年貨。但是巡城的禁衛軍和內侍府的密探們卻警惕的觀察著長

安的每一個角落。三個月前懿宗駕崩,本應該立長子李佶為太子。但是儒雅的李

佶顯然不是大唐真正的掌權者喜歡的皇帝,於是在執掌神策軍中尉田令孜田公公

的政變下,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李儼成為了大唐的新皇帝,僖宗。



皇城是宦官執掌內務省所在地和大唐官員辦公的地方,堅固的城牆和完善的

設施讓長安皇城即使在外城被攻陷後依然可以安然的抵抗外敵。這?是帝國最為

穩固安全的地方,而專門關押反叛大臣和家屬的酷刑監獄黑竹獄就設立在這?。



讓大唐官吏談之色變的黑竹獄建立於武周武則天的血腥時代,著名的酷吏來

俊臣將本用於皇城地下部分的楊公寶庫改建為黑竹獄,從此各個皇帝都將這酷刑

之地當做誅殺佞臣的地獄。



一隊神策軍行走於皇城內侍省的安福門,在身穿紅衣鐵甲手持鋼戟的護衛隊

中一匹黑馬上騎著一名身穿白色秀紋錦衣的中年無須男子。男子昂著頭腰纏金色

錦帶佩五品官員才能佩戴的銀魚袋,在路上所有經過的身穿紅袍和紫袍的大唐命

官們無不下馬抱拳行禮,而白衣男子隻是頷首回禮,體現出大唐帝國中掌權宦官

的高貴與士大夫的沒落。



一行人馬在黑竹獄那黑乎乎的鐵質大門前駐足,門前早就有幾個身穿青袍的

獄吏賠笑站在那?。



「曹公公,您大駕光臨。夜審已經準備好了。快請,快請~」一個身穿青袍

的獄長賠笑說道。



「嗯,王押司這麼冷的天讓兄弟們久等了,我這帶了補腎的好酒一會讓受累

的弟兄們嚐嚐。」白衣的曹公公輕盈的跳下馬,雙手背後神色高傲的說道。



「多謝曹公公體恤,小的們一定會更加不辭辛苦的,嘿嘿。」王押司一邊壞

笑這摸了摸自己的胯下一邊陪著白衣的曹公公向黑竹獄深處走去。



黑竹獄的主體修在地下是由隋末名臣楊素修建在長安皇城下準備政變部分的



楊公寶庫地道改建,改建後上層是為看守衛兵修築的住所,而更加廣大的地

下通道被擴建為折磨犯人的刑房和監牢。曹公公一行人將隨行護衛的神策軍安排

在黑竹獄一層後就和幾個身穿黃色布衣的小公公走進了黑竹獄下層。



通往下層的鐵閘在?麵嘎吱嘎吱的打開,一股潮濕的熱氣一下驅散了幹燥寒

冷的空氣撲麵而來。從黑竹獄開始關押犯人起這股熱氣中似乎永遠的滲透著男女

交歡後留下的那種騷味腥氣……



「嗯,不錯。牢?的人穿的衣服少,你?麵的溫度保持的不錯,比前幾天還

熱了些呢。」曹公公深深吸了一口那有些帶著濃重女人淫水味道的騷氣說道。



「那是,那是。這?關押的都是重犯,可不能讓她們著了涼。」王押司點頭

哈腰的說道。



一行人終於走進了一個寬大的石室,曹公公進屋後也不答話徑直坐在唯一的

一把太師椅上,然後石室?火盆開始升起了火炭,四周的石壁上燃起了火把將整

個刑房點亮。曹公公看著那石壁上固定犯人的鐵環還有掛在牆角的各種刑具淫具

滿意的點了點頭。



「提審,犯婦林嫣然~」一個黃衣小太監一手拿著案卷一邊高聲吩咐道。



一個長相秀美中身材曼妙的年輕女人被幾個如狼似虎的獄衙帶了進來。女人

的秀發輕輕的在頭上挽著,身上披著一件女囚的灰袍,但是沒有穿罪裙,光滑白

皙的腿上全是滴滴答答的水痕,帶著五斤腳鐐的纖細小腳丫每走一步都會留下一

個濕潤的腳印,看來是光著身子剛從水牢中提出來的。女人走到曹公公十步遠的

地方盈盈下拜,顯示出受過良好的教育。



「你就是犯婦林嫣然?」曹公公用那軟綿綿的聲音問道。



「罪女林嫣然,拜見大人……」跪下的女人輕輕的?起頭,顯出淒苦但絕美

的麵容。女人五官精致至極,一雙美如皓月的眼睦,俏皮的鼻子微微的挺翹著,

檀口緊緊的抿著。勝雪白皙的脖子下麵迷人鎖骨上有一道深紅色的鞭痕從囚袍內

伸出,在囚袍下那豐滿的雙峰也在寬大的領口間呼之欲出。女人跪著的時候不安

的輕輕扭動著身子,一雙光潔的大腿總是來回蹭著,在雙腿深處隱隱露出了紅腫

的肉縫。



「犯婦,你還不知道規矩嗎?」王押司盯著林嫣然那美麗的身體凶神惡煞般

的插嘴道。



「我……,求你。」林嫣然那有如不食煙火仙子般的麵容突然變得不知所措

起來,白皙的脖子一下羞得通紅。



「怎麼,林二小姐還想讓兄弟們自己動手嗎?你想讓我們把你的破衣服撕破

然後光著屁股回去經過你家母的牢房嗎?」王押司冷笑著說道,一雙鼠眼上下打

量著林嫣然囚袍外白皙肌膚。



林嫣然無奈,輕輕的站起然後不情願的將身上唯一穿著的囚袍脫下,再輕柔

的疊好放在身邊,這樣這個美麗的女人就完全赤裸的跪在了一群男人中間。那光

滑的後脊背纖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無不讓男人的呼吸加重了幾分。一個獄卒輕揉

著林嫣然的豐滿的翹臀將那羞辱大於禁錮的小腳銬打了開來。林嫣然羞紅了臉,

她依稀的記得第一次夜審時,這些獄衙強行將自己衣服扒光的情景,現在那些掙

紮中身上的幾處瘀傷現在還隱隱作痛,但是最後自己還是被綁著赤裸的跪在地上,

當時羞得隻想死。然後就隻有一件囚袍披在身上的回到了囚房。第二次夜審他們

就撕爛了囚袍。然後是第三次夜審他們威脅說如果再撕爛囚袍就讓自己光是身子

回囚室,如果被隔壁囚室的母親看到……。所以在第四次以後,林嫣然就不太掙

紮是否赤裸麵對男人的事,即使同樣很羞愧,但是比光屁股讓人更羞恥的事也經

常在自己的身上發生。



「雜家審問女犯的規矩嘛~」曹公公輕柔的說道,仿佛是自言自語。



「你還跪著等什麼呢,屁股快撅起來,曹公公就喜歡在女人交歡的時候審問

~」一個黃衣小太監補充的說道。



「我,不……」林嫣然雖然早就失了身子,但是在大庭廣眾下和人交歡次數

還不多,她顫抖著身子,一雙豐滿美乳也跟著上下波動著。



幾個獄衙不由分說衝了上來,架起林嫣然那柔弱的身體,將她的頭按在地上

並?起了她挺翹的屁股。林嫣然象征性的扭動身體反抗了幾下,但是屁股上挨了

兩個響亮的巴掌後她就不再掙紮,隻是晃蕩著美乳爬在冰冷的石板地上撅起淫蕩

的屁股,微紅的俏臉扭在一邊,一雙美睦中眼淚無聲的流下來。



林嫣然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這種可怕的生活什麼時候能夠結束。很難想象

自己在月前還是一個豪門貴女,父親是門下省中樞令,可是,可是現在自己卻成

了讓獄卒們發泄的母狗。林嫣然深深的記得,第一天夜審林嫣然的時候,他們將

已經夜審三次林家二公子的小妾婉兒拉來給林嫣然學做賤婦的樣子,那個曾經秀

美而靦腆的婉兒,居然在林嫣然前被調教得光著屁股一邊呻吟扣著肉穴一邊跳著

豔舞,然後為了吃一塊醬牛肉勸林嫣然和她一樣跳……



「把我教你的話說一遍~」王押司用粗大的手掌重重的打了林嫣然赤裸的屁

股幾下說道。



「……,嗚嗚,各位大爺,小奴家……,我,讓大爺們爽快的插我……。」



林嫣然俏臉通紅的看著圍著她的這群禽獸,呻吟的說道。同時還不情願的扭

了扭挺翹的屁股。



一雙大手把住了林嫣然纖細的小蠻腰,火熱堅硬的肉棒一下插進了林嫣然在

水牢中被泡得水嫩的肉穴中。



「嗚……啊~」林嫣然無奈的浪叫著,在獄?的規矩就是必須要在交歡時叫

春否則就要挨打。這是林嫣然今天伺候的第三個男人,早飯和午飯的時候按照規

矩在女囚吃飯的時候,她們要「感激」送飯的獄卒,當然不是所有的女囚都會被

「感激」隻有最漂亮的女人才會在吃飯的時候一邊吃飯一邊和獄卒交歡,而長安

算得上數得著的美人的林嫣然顯然就是這樣的女囚。



肉棒在肉穴?來回抽插漸漸的發出了咕嘰咕嘰的水聲,伴隨著身體碰撞時發

出的啪啪聲。曹公公一手拄著下巴,看著林嫣然美麗的麵孔從憤怒到羞恥再到媚

眼含春的表情。



「犯婦姓名。」曹公公見林嫣然已經漸漸進入了交歡的狀態後給了身後拿著

案卷的黃衣小太監一個眼色,然後那個小太監細聲細語的問道。



「罪女林嫣然,啊~」林嫣然無奈回答的時候,騎在身上的獄衙狠狠的用肉

棒衝擊了一下,林嫣然感覺股淫欲快感湧進腦海發出了長長的呻吟聲。都說初嚐

人事的女人最癡狂纏綿,林嫣然隻要想到與自己未來的郎君一起雙宿雙飛的迷人

情景美麗的臉頰就會緋紅起來,但是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癡迷纏綿會在暗無天

日的大牢中不停地和不同的男人不同的肉棒以不同的姿勢交歡中實現,最讓人羞

恥的是和男人交歡成了在每天都被鞭打和浸泡在水牢苦獄中唯一的樂趣。



「犯婦所犯何罪。」黃衣小太監輕蔑的看著跪在地板上好像母狗一樣被獄衙

肏得浪叫的林嫣然問道。



「嗯~啊~.可能是家父犯法連坐之罪……」林嫣然臉頰微紅,嬌喘連連的說

道。一雙豐滿的美乳隨著身體不停的晃動著,粉紅的乳尖也興奮的挺拔起來。



「哼,要是連坐的罪,那雜家大晚上提審你幹什麼?你再想想。」曹公公看

著在交歡得鳳眼含春的林嫣然冷哼一聲說道,雙手在橡木太師椅的金蟾扶把上狠

狠的按了下去,留下了不深不淺的五個指印顯示出其不俗的內力。



「罪女……不知」林嫣然有氣無力的說道,男人的抽插越來越快,林嫣然有

些紅腫的兩片肉被漸漸的抽插出了白色的淫水。



「那好,給她點提醒。」曹公公看到林嫣然叉開雙腿間滴滴答答流下的淫水,

輕笑了一下衝著黃衣小太監說道。



「犯婦,可是處女否。」黃衣小太監的話雖然很輕細但是還是引得屋內大家

的哄笑。問一個正在和男人交歡的女人是不是處女,這是一個讓所有女人都難以

啟齒的可笑問題。



「快回答呀~」王押司用石室?的刑具:有巴掌大小包著水牛皮的專打女人

屁股的木板,狠狠的打了林嫣然豐滿白皙的屁股兩下,那種水牛皮的木板和皮膚

接觸會發出了巨大的啪啪聲。



「呀,不,不是!」林嫣然緋紅著臉頰黛眉一挑羞恥的在呻吟中說道,後麵

男人有加快了抽插她肉穴的頻率。本就潮熱的地牢?林嫣然的粉背上和美麗的額

頭上香汗淋漓。



「那犯婦是否成婚。」黃衣小太監機械式的繼續問道。



「不成結婚,但……但是已經訂婚。」林嫣然在肉穴咕嘰咕嘰的抽插聲中奮

力的辯解著。可是這辯解毫無意義,即使訂婚也不可以輕易失去貞潔。



「既然未結婚已經失去貞潔,那麼通奸之罪算是坐實了。」王押司壞笑著說

道。



「不不,是抄家那天神策軍官,把我……我……」林嫣然支支吾吾的說道,

一雙美乳隨著抽插來回顫動的林嫣然輕輕的閉上眼睛,淚水滴滴答答的順著因為

羞恥而緋紅的臉頰流下,她永遠也不會忘記改變命運的那天。深秋的林府,林嫣

然的繡樓?用著燒檀木的銅火爐,那溫熱的香氣讓屋?的林嫣然懶洋洋的和丫鬟

巧兒挑選著衣物。突然殺聲四起,到處都是穿著紅色軍服的大唐神策禁軍。然後

一個大胡子的禁軍軍官衝上繡樓,吩咐手下將巧兒扒光衣服帶入偏房享樂,林嫣

然就在自己的香榻上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奸汙。最後林府五十幾口人就好像牲口一

樣有些侍妾甚至都沒有穿衣服就被送進了黑竹獄……



「大膽,你這通奸的賤婦竟然敢汙蔑我神策軍。」曹公公一掌拍在橡木扶手

上,將硬木扶手直接劈得斷為兩截。



「神策軍乃我大唐精銳,就算你光著屁股去給人家舔屁溝我神策軍也不會理

你的。你這賤婦~」王押司拿著水牛皮的板子不停地打著林嫣然豐滿的屁股,每

打一下都泛起豐滿屁股的肉浪和女人的吟叫。



「我再問你一次,你與誰通奸?」王押司惡狠狠的舉著打屁股的小板子問道。



「別打了,好痛啊。我真的不認識,嗚嗚~」眼淚順著羞紅的臉頰不斷了流

了出來。林嫣然看到自己的屁股被打得通紅哀求著。



「你和你不認識的人通奸?你這個蕩婦。」王押司雙眼圓瞪的說道。



「看來得給這個小淫婦一點顏色瞧瞧啦。王押司今天雜家有什麼好看的嗎?」



曹公公輕輕的擺了擺手說道。



「當然,咱們這牢?有專門對付流言蜚語的犯人的方法,保證大人開心~」



王押司賠笑道,幾個獄卒被吩咐跑了出去拿刑具。



「淫婦,一會有你好受的,還不快招。」王押司看到林嫣然楚楚可憐的樣子

有些同情的說道。



「我……,我不是淫婦。」林嫣然羞紅了臉看到肉穴被後麵的男人肏得咕嘰

咕嘰的樣子說道。林嫣然很不喜歡被人稱為淫婦,自己還沒有結婚也不曾真正與

男人愉快的交歡,每次都是在不停地抽搐後才漸漸有了淫欲……。但是她沒有選

擇的餘地,很快刑具就被?了進來。



一個一人高的好像櫃子一樣的東西被?到了林嫣然麵前,後麵抽插著的男人

也「啵」的一聲帶著淫水拔出了肉棒。即將泄身的林嫣然空虛的呻吟了一下,撅

著的屁股因為欲求不滿而向後迎合著,仿佛希望著讓人發狂的肉棒再次插入肉穴。



「林二小姐,你這麼喜歡喝男人交歡而且流了這麼多的水還不是淫婦,是什

麼,貞潔烈女?」曹公公輕柔的拄著下巴看著地上淫水聚成的水窪笑嘻嘻的說道。



但是林嫣然此時卻跪坐在地板上,挺立著自己曲線優美的赤裸上身空虛的感

覺讓她小腹不輕易的抽搐一下,羞紅臉頰上水汪汪的美睦驚恐的看著那個刑具。



一個鐵架子上固定著一塊木板樣子的木枷,木枷上有一個洞。



「哢嚓。」幾個獄卒不理會林嫣然微微扭動掙紮的嬌軀,將她美麗柔軟的胴

體按在架子?,白皙猶如天鵝般的脖子被卡在架子上的木枷上。此時的林嫣然就

好像坐在囚車?一樣,跪在鐵架子?,脖子穿過厚重的木板卡在木板的洞?。她

用力的?著玉臂,一雙纖手緊緊的拖著木板好讓每次呼吸的時候被卡得生疼的柔

嫩的脖子好受一些。俏臉微紅的有些不知所措的驚恐得看著這些獄卒。



「嘎吱,嘎吱」獄卒們開啟機關讓鎖住林嫣然的木板枷漸漸上移,林嫣然的

美麗的嬌軀也微微顫抖的隨著被卡住頭顱的木枷漸漸上移。



「嗯,啊~」林嫣然感覺到自己的全身的重量都卡在了脖子,她粗重的呼吸

著,身體也慢慢站直一雙豐滿美麗的乳房也在不勻速上升木板枷上下顫動。



「啊~,不行啦,哎呦。」林嫣然輕輕的翹起了赤裸美足,隻能讓纖細的腳

趾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美麗的俏臉被木板卡得輕輕的揚著,雙手緊緊的把住木板

枷好分擔身體的重量。可是獄卒很快就將林嫣然玉臂扭到赤裸的脊背上,然後用

皮質的鐐銬緊緊的鎖住。這樣這個光著屁股的柔弱女人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柔弱

的頸部和纖細的腳趾上。



男人們興奮的看著林嫣然被卡得痛苦不安扭動著腰肢雙乳輕輕顫動的樣子。



「曹公公,這刑罰叫母雞?頭。」王押司討好的說道。



「嗯,有點意思。」曹公公摸了摸無須的下巴說道。



「啪啪」「啊,呀」王押司拿著巴掌大的木板重重的打了幾下林嫣然因為刑

具而挺直繃緊的翹臀,林嫣然痛苦的呻吟起來,因為不能扭動而產生了身體連鎖

般的巨大痛苦,柔美的脖子、纖細腳趾還有豐滿的翹臀都痛得讓人發狂。



「快說,你是與誰通奸?」王押司又打了幾下林嫣然的屁股直到她痛苦的扭

動被拉直的身體渾身泌出香汗後才狠狠的問了幾句。



「不……不,哎呦~」林嫣然輕輕的搖動著被木板枷卡住的俏臉,哀求著呻

吟著。



「既然賤婦不說,那麼你就這麼吊著。帶人證……」王押司命人將吊著林嫣

然脖子的刑具和受刑的林嫣然推到刑房的一角後說道。



林嫣然痛苦的扭動著身體,隨著被推動的立枷她的赤足跟著輕輕的擺動著,

但柔軟的腳掌卻無法接觸地麵,纖細的腳趾時而被扭了一下後美麗的小腿會狠狠

的?起,然後身體的重量就會完全卡在脖子上,最後那赤足又不情願地落下來踩

在地板上……



很快林嫣然柔弱的脖子就痛得讓她鬢角上流出了熱汗,她不安的不停調整著

自己僅有的幾種姿勢,但是無論怎麼調整身體都難受的要命,渾身的肌肉繃得緊

緊的,脖子和腳趾就好像要斷掉一樣。一個獄卒在王押司的示意下將木板枷往下

放了幾扣,讓林嫣然的美足可以得到休息,但代價是一雙大手不停地在玩弄著她

下身的兩片潮濕的嫩肉。就在這時一陣陣嬌吟聲從刑房外傳來。



一個獄卒牽著一個完全赤裸的女囚。女囚的頭發被細繩綁成馬尾狀連著獄卒

手?的繩子一邊嬌吟一邊爬進了刑房。



「犯婦,不,賤婦陳巧兒拜見大人~」女人的頭發被繩子拴著,她清秀的麵

孔被頭發拽得有些猙獰,嘴角上還留著幹涸的白漿。女人跪在那?,一雙稍稍比

林嫣然小些的嬌乳蕩漾在男人們的眼前,輕輕撅起的渾圓的屁股下麵是被肏得紅

腫的兩片花朵般的陰唇。在罪名落實之前對於林家的人獄卒是不敢傷殘身體的甚

至有些皇親國戚的根本就是好吃好喝的供著,但是對於林家的下人他們可不會客

氣,很多漂亮的婢女剛進黒竹獄就被夜審,然後被不停地調教,漂亮柔嫩的陳巧

兒就是最受折磨的婢女之一。



「嗯,犯婦可知罪嗎?」王押司上下打量著這個美麗的女人說道。



「賤婦知罪。」陳巧兒媚笑著看著滿屋的男人說道。



「你知何罪啊?」曹公公好像看著一隻發嗲的小貓一樣輕柔的問道。



「嘻嘻,通奸、淫亂還有~,嗯還有與家畜交配。」陳巧兒笑嘻嘻的說道,

但是有一種很無奈的背誦意味。



「不,巧兒你不是~」林嫣然雖然被立枷折磨著,但是這個巧兒的話卻還是

聽了進去。巧兒從小和她長大,是林嫣然父親林泰糼認天平軍節度使時戰死部下

的女兒,林泰糼一直將巧兒當成自己的養女與林嫣然住在一起。可是現在,這個

靦腆的女孩居然在月餘的時間?被調教成了一個母狗……



等待林嫣然的是幾計打屁股的木板子,打得本來就卡在立枷?的林嫣然哇哇

亂叫,剛才就被打得通紅的小屁股更是被打得有些紫紅了,獄卒更是將木板枷向

上調了幾扣讓林嫣然美麗的赤足再次翹起來。



「呦,看來犯婦林嫣然很緊張你的丫鬟巧兒啊~」曹公公站了起來,走到在

立枷?翹著美足直挺挺站著的赤裸女人麵前,用有如白玉般的手輕輕的撫摸著林

嫣然同樣白玉般的雙乳,纖細的腰肢最後拇指停留在她交歡過後還沒有盡興而有

些凸起的陰蒂上。



「嗯,是個當婊子的料。夾著這個把你的賤嘴堵住,小淫奴你要是再插嘴或

者把這個夾掉了,我就讓你今天圈進狗圈?和公狗睡一起。」曹公公從袍袖?拿

出了一個粗大的玉質肉棒狠狠的插入了林嫣然肉穴?說道。



「嗚~嗯。」林嫣然感到有個溫暖的硬物插進了自己還流著淫水的肉穴?,

但是很快著玉質肉棒就漸漸的變得越來越熱起來。林嫣然不安的扭動起來,但是

又不敢放鬆肉穴。她見過和公狗睡在一起的女囚,無奈而羞愧的麵容撅著屁股上

麵趴著的野獸還有那不停竄動抽搐的肉棒,聽說和狗交歡的時候狗的那個東西會

卡在肉穴的恥骨?……。想到這些林嫣然不自覺的讓肉穴又用力的箍緊玉棒。



「嗯,這合歡玉最是滋養女人。但是女人越是淫蕩這玉就越熱,看了你這小

淫奴的浪穴快被溫熟了吧~」曹公公摸了一下插在林嫣然肉穴的合歡玉棒的尾端

幽幽的說道。



「對了,你接著說,你怎麼是個人證來著?」曹公公不理會林嫣然被合歡玉

折磨得熱汗直流,衝著陳巧兒問道。



「人證?哦,我知道,我知道。」陳巧兒看到在刑房角落立枷?的林嫣然後

有些吃驚,但是很快就媚笑著點頭。



「算你識相,說說吧。」王押司拿著鞭子在陳巧兒的身上輕輕打了幾下說道。



「哎呀,好痛。林二小姐她有罪。額,有罪。」陳巧兒支支吾吾的說道。



「有什麼罪?看來你現在也想不清楚,我來幫你想想。」曹公公衝王押司使

了個眼色說道。



「呀,不,小奴家剛剛行房過,不,哎呦~」王押司早就因為林嫣然美麗的

肉體而噴張的肉棒一下捅進了陳巧兒的肉洞?,陳巧兒雖然嘴?不願意,但是還

是高高的翹起了屁股鳳眼含春的撇了一眼身後抽插她的王押司。



「現在想通了吧。」曹公公蹲下來用手輕輕撫摸陳巧兒被梳得馬尾一樣的頭

發問道。



「呀~,林嫣然也通奸過,嗚,好舒服~」陳巧兒閉著美睦很享受的呻吟著,

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已經被調教成淫蕩的婊子了。



「和誰呀?」曹公公接著問道。



「和,和林府的衛士葛炆。」陳巧兒被肏得迷迷糊糊的說道。



「還有誰?」曹公公又問道。



「還有,掃地的劉垵。哎呦,花匠李汜。」陳巧兒睜開眼睛瞄了曹公公一眼

後說道。



「記下來,林嫣然與三個家奴通奸。」曹公公讓那黃衣小太監將陳巧兒的供

詞記錄在案。



「你怎麼知道的?」曹公公繼續問道。



「我~,我。」陳巧兒在王押司大力的抽插下浪吟不以,曹公公擺了擺手讓

王押司停下。



「嗚嗚嗚,快,嗯,給我。」陳巧兒扭動著身子,一個獄卒狠狠的拽了拽她

的頭發才讓她焦躁不安的身體老實下來。



「我問,你怎麼知道的呢?賤婦,不可以誣告哦~」曹公公慢聲細語的問道。



「嗯~,我們是在一起,對在一起的,嘻嘻。」陳巧兒美麗的雙眸漸漸透出

瘋狂說道。



「很好,林嫣然與丫鬟巧兒與三個林府男家奴淫亂。記下了。」曹公公旁邊

那個黃衣小太監機械式的說道。



「不,不是真。巧兒,你不要這樣。嗚嗚~」林嫣然俏臉微紅額頭上泛著汗

珠,插著合歡玉棒的肉穴?也因為不停地收緊肉穴而讓乳白色的淫水直流。



「沒有淫亂,那你現在幹什麼呢?」王押司獰笑了一下說道。



「哼哼,看來林二小姐一會夜審後得吃頓葷腥啦~」曹公公有些興奮的說道。



一個獄卒聽到林嫣然的話後立刻用木板抽打林嫣然豐滿的屁股,每打一下那

臀肉就有如水浪一樣翻滾起來,看得男人們口水直流。一時間刑房?盡是女人柔

媚的呼喊聲和木板抽打肌膚的啪啪聲。



而陳巧兒如願以償的再一次被肉棒插入,她快樂的呻吟著,但一行熱淚不停

地順著迷離的美睦中流下……



在幾聲浪叫中,陳巧兒繃直了身子連興奮得香舌也吐出檀口的泄身了。然後

幾個獄卒在王押司的示意下獰笑著將全身癱軟的陳巧兒拖出了刑房,從他們賊頭

賊腦的樣子看陳巧兒肯定不是去休息。



「怎麼,林二小姐有什麼話說嗎?」曹公公細聲細語的問道,用冰冷的手指

輕輕彈著林嫣然已經挺起的乳頭說道。



「不,你們,你們這是屈打成招,嗚嗚~」林嫣然痛苦的扭動著隻以玲瓏般

腳趾撐著的身體,憤怒的哀嚎著。



「啵」的一聲,插在林嫣然肉穴內的合歡玉棒被一下拔了出來,帶出了黏黏

的淫水。曹公公惡心的將玉棒拿到嘴邊,伸舌添了一下林嫣然的淫水後微笑著說

道:「可惜,可惜了。上等的貨色,哎~」說完又輕輕的拍了拍林嫣然被抽打得

通紅的翹臀。



「你放心,就算你現在求饒了。我們也不會放過你的。」王押司惡狠狠的看

著林嫣然說道。一個獄卒脫了褲子就要過來,另外一個獄卒不停地用小木板抽打

著林嫣然的挺翹的屁股和纖細的後腰。



「等等,可不能便宜了這個小淫奴~」來了興致曹公公笑嘻嘻的說道,說完

從錦囊?拿出一根有如小手指粗細三寸長的物件。



「這叫量天尺,嘻嘻,給咱們的林二小姐用用。」曹公公將著是金非金是玉

非玉的東西再林嫣然的嬌吟中插入了她的後庭。



「你們這些粗人,不懂得憐香惜玉。在咱們宮?的都是選出來的秀女。哪有

像你們這麼折騰的,那還不玩死了。」曹公公看到林嫣然被打得通紅的翹臀肉說

道。



「那曹公公的妙招是?」王押司一臉猥褻的壞笑道。



「讓你們看看,雜家是如何讓這個小淫奴自己承認的。」曹公公說完,又從

錦囊?拿出一個紅色瓷瓶,從中倒出幾滴粘液然後輕輕的塗抹在林嫣然兩片因為

興奮而直挺挺的嫩肉上。



「這小淫奴後庭上插的是量天尺,當女人快泄身時,這尺會從綠色變成紅色。



而我剛才給她抹的呢,是讓她一會玩得開心的淫藥。」曹公公突然來著興致

說道。



一張床鋪被搬到林嫣然身下,脖子還卡在立枷?的林嫣然不得不蹲在床鋪上。



「老齊這會你享福了。」王押司拍了拍一個獄卒的肩膀,這個獄卒脫下了褲

子,挺直了肉棒躺在床鋪上……



「插進去~」「啪啪」在木板打屁股的痛楚下,雙手被反綁背後頭被卡在立



枷上蹲在床鋪上的林嫣然被命令需要用自己的肉穴去尋找躺在床鋪上直挺的肉棒



讓後再插進去。



林嫣然輕輕的呻吟著,本來被肏得紅腫的肉穴被淫藥塗抹後一時間變得清清

涼涼,但是好景不長很快整個肉穴就好像被倒上開水一樣變得燥熱難耐,一陣細

細的清風也刺激得肉穴?的嫩肉一陣陣抽搐。就在這時,屁股上一陣陣的痛楚在

驅趕著自己,在脖子被卡在木板枷的情況下,要靠感覺去將自己流著淫水的肉穴

套在躺在身下男人的肉棒上。



看著林嫣然痛苦而笨拙的一邊呻吟著一邊不停上下扭動著腰肢卻無法將男人



的肉棒順利插入肉穴的樣子,男人們的不停地嘲笑著,最後還是獄卒老齊耐

不住將肉棒一下插入林嫣然的肉穴中。



「啊……」林嫣然不理會四周男人們如同餓狼般的目光,肉穴上的溫熱已經

讓她幾乎失去理智。一個絕美的女人騎在一個男人身上,下身的肉穴插著男人的

肉棒。



「快動起來~」「啪啪」在木板抽打下,林嫣然不得不痛苦的上下扭動腰肢,

讓肉棒可以在自己肉穴?不停地抽插。但是每一下扭動,都會讓卡在立枷?的柔

頸被粗糙的木枷磨得生疼。



「嗯,嗯~」林嫣然很快額頭上就分泌出了細細的汗珠,獄卒老齊的肉棒很

短時不時的就會在林嫣然滿是淫水的肉穴中滑落出來,正產生快感的林嫣然就會

痛苦的繼續扭動腰肢需找那個滑落的肉棒。但是這種百爪撓心的急躁痛苦讓林嫣

然不停地扭動被禁錮的身體焦躁的呻吟著。



「記著,你們要是看見這個淫奴的量天尺發紅了,就停下來。懂了嗎?要是

壞了雜家的好事就把你們喂狗。」曹公公冰冷的說道,讓屋子?熱血沸騰的男人

們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可是個慢工細活呢,就是不許這個小賤人泄身。咱們審下一個吧~」曹

公公接著說道。

第二章嬌鳳如雞



“傳犯婦薛天瀾。”一個獄卒喊道。



“是父親來接我了嗎?”一個平靜而高傲的聲音從刑房外傳來。冷若冰霜的

美麗女人穿著皇族才穿的絲綢的罪衣罪褲穿著布鞋走來。在大唐皇族的人犯法被

囚禁,是與普通百姓不同的,從不帶刑具還有穿著也要得體。



“還不跪下。”獄卒說道。



“我河東薛家乃是懿宗太後,豈是你們這些小人羞辱的?”薛天瀾冷眼看著

這群獄卒和曹公公說道,突然她被輕柔的呻吟聲和抽插的吧嗒聲驚動,轉過頭正

好看到一個絕美女人頭被木枷夾住騎在男人身上,肉穴主動的上下套弄著直挺的

肉棒,突然肉棒滑出了濕滑的肉穴,女人吱嚀一聲呻吟,身體一下坐在男人下腹

上不停地蹭來蹭去,直到敏感的肉穴碰到滑出的肉棒,才再一次套進肉棒?,再

狠命的上下扭動起滿是分泌汗水的腰肢。



“哼,不知羞恥的賤貨。”薛天瀾俏臉微紅,看到這個年方十八的小姑子林

嫣然如此淫蕩,狠狠的說道。



“跪不跪的就免了,犯婦薛天瀾你可知罪嗎?”曹公公看了看渾身泌著汗水,

上下扭動身體的林嫣然後扭過蒼白無須好似女人的俊臉看著薛天瀾說道。



“不就是嫁錯了人嗎?我爹會給我想辦法的,大不了再嫁一個就好。”薛天

瀾輕蔑的說道,但是眼中卻露出了恐懼的神色。這些天雖然她的吃穿用度都和林

府無異,但是每日女囚的或淫蕩的呻吟或痛苦的嘶喊聲不停地刺激著這個出身高

貴的女人。甚至在鐵窗的縫隙?經常能夠看到一個個帶著鐐銬渾身是鞭痕的赤裸

女人痛苦的經過她的牢房。



“你現在還是林家的媳婦,你就不怕我們好像對付那個賤婦一樣對付你嗎?”

曹公公坐在太師椅上微微合著眼說道。



“我父是淮南節度使薛愈崞,你就不怕,不怕我爹弄死你這個臭太監嗎?”

薛天瀾俏臉微紅的憤怒說道,但是看到周圍的人根本沒有害怕的樣子,反倒是自

己變得有些害怕了。她作為林家長子的正妻,早應該受盡淩辱,但是她的母親是

帝國的同悅公主屬於皇親貴胄,這些獄吏自然不敢輕易玩弄她。



“嗯,也是。你們河東薛家自玄宗以來皆是重臣,每朝必有人官至宰相。你

父薛愈崞更是當朝駙馬爺,下官自然不敢造次……”曹公公恭敬的說道。此時的

林嫣然後庭插入的量天尺漸漸變成的紅色。



“大人,量天尺變色了。”王押司笑嘻嘻的看了一眼站在那?和林嫣然同樣

美麗的薛天瀾一眼後,點頭哈腰的說道。



“好,停下來。用木板輕輕抽打她,直到量天尺變回去為止。記住別打壞了,

將來還有用呢”曹公公就好像說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樣。於是躺在床鋪上的獄

卒一軲轆身翻下床鋪,直挺的肉棒顯然未能盡興。床鋪也被撤了下去。



“哦,給我~給我呀~”林嫣然雙眼迷離的不停扭動空虛的下身,肉穴?流

出的粘液順著如雪潔白的修長的大腿流到因為抽走床鋪而踩在地上繃直的小腳丫

上。



“啪啪~”“啊,哇,別打了。嗚嗚~”等待林嫣然的是無情的木板抽打肌

膚。一個獄卒慢慢的抽打著她的小腹和乳房,另一個獄卒則忽輕忽重的抽打著她

的屁股和纖細的後腰。林嫣然有如從天堂墜入地獄,剛才還殘留著交歡的快感很

快被乳頭下腹還有屁股的痛楚取代。林嫣然拼命的掙紮著,扭動著纖細的腰肢,

甚至肉穴?的淫水也被扭動或抽打得水花四濺。



一滴不知道是林嫣然的淫水或者是泌出的香汗黏在了木板上,在獄卒奮力抽

打時被甩飛,最後落在了薛天瀾秀麗絕倫的嘴角上。她驚恐的看著這個平時很難

管教刁蠻的小姑子,這個長安城男人夢中情人的美麗女人光著屁股,翹著赤裸的

小腳站在立枷?被幾個粗暴的男人抽打得淫水四濺的樣子。此時才想到嘴角粘上

淫水的薛天瀾就好像接觸了什麼極其肮髒的東西一樣,拼命的用袖子插著嘴角。



“薛姐姐,薛郡主,害怕了嗎?咱們這玩弄女人的方法多去了。將來你若被

送到掖庭,會有更好玩的東西等著你呢。”曹公公好像潑皮一樣的看著有些不知

所措的薛天瀾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這是濫用私刑。”薛天瀾故作勇氣的說道。



“私刑?對待叛亂賊子還有通奸淫亂的女人,用什麼私刑都不為過的。”曹

公公看著光著屁股被木板抽打得不停扭動身上香汗淋漓的林嫣然說道。



“讓……讓我去見見父親,他會……會給你好處的。”薛天瀾看著被木板抽

打得嬌吟連連的林嫣然哀求道。



“你父親,是誰?我可不認識。”曹公公看著薛天瀾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說道。



“在薛府,求你派個人去。”薛天瀾哀求著說道。



“哦,你家在薛府。不過薛愈崞薛大人會不會認你這個女兒呢?”曹公公又

笑嘻嘻的說道。



“會,會的。家父最疼愛我了。”薛天瀾看著從嬌吟漸漸被折磨得變成嚎叫

的林嫣然麵帶懼色的說道。



“你先看看這個吧,然後再回答我,嘻嘻。”曹公公從袍袖?拿出了一張文

書,用手輕輕一甩,那一張薄薄的文書就徑直飛入薛天瀾的懷?。



薛天瀾顫抖著雙手,在刑房?搖曳的火光下伴隨著淫婦上邢的呻吟聲,細細

的品讀起來。“不,不會的。”薛天瀾嬌弱纖細的身子晃了幾晃,那文書輕輕的

落在地上,就好像她悲慘的命運一樣一落千丈。



文書分為兩份,一份是薛愈崞的公函上麵書寫道:我薛家世代為帝國效忠,

但是佞臣林泰糼執掌朝綱專權於世,其子林長堸善於下九流的愉悅女色。長女薛

天瀾不知廉恥,與賊子未婚先孕。老糊塗我薛愈崞迫於林府淫威隻能將愛女下嫁

此賊,以至於犯下不共戴天的罪過。不過新皇仁德蓋世,田大人輔佐有方,寬恕

老臣所犯之罪過。老夫願意痛改前非。可是家女屢教不改,與賊子通奸在先。老

夫要與她斷絕一切關係,從此她不得進我府邸死後不得埋入祖墳。無論朝廷如何

發落她,即便買為官娼也與我薛家無關。



另一份是帝國禮部的通牒寫到:卓,削去薛天瀾一萬擔奉地以及郡主爵位,

削職為民。



“好啦,你還想讓我幫你找誰呢?”曹公公看著被驚嚇得麵如土色的薛天瀾

說道。



“不,不。”薛天瀾就好像一個喝醉酒的人,不停地在那搖晃著。



突然她似乎清醒了一些,突然屈膝跪在曹公公麵前不停地磕頭,然後淚流滿

麵的給每個獄卒磕頭“大爺們,饒了我吧。啊~嗚嗚”薛天瀾用一種十分尖細的

聲音哀求著。



“既然知錯了,那麼你也應該知道規矩。你看你的小姑子林二小姐沒。在咱

們這犯了罪的女人可不許穿衣服的。”曹公公笑嘻嘻的打量了薛天瀾幾眼說道。



“不,不。我……我知道錯了,你讓我承認什麼都行,就是別,別那樣。”

薛天瀾一邊崩潰著的磕頭一邊哀求著,美麗的俏臉羞得通紅,一雙月牙媚眼水汪

汪的看著這些沒有人性的獄卒們。



但早就憋壞了的獄卒們,可不懂得憐香惜玉。他們粗暴的將曾經高貴的薛天

瀾按在地上,一個解開她的褲帶,另一個去扒她的上衣。好像剝去女人的衣服是

一件很讓人開心的事,就連用木板抽打林嫣然的獄卒也過去幫忙,這讓被打得渾

身粉紅的林嫣然輕輕的喘了口氣。曹公公不理會那些淫笑著笑嘻嘻的向不停顫抖

的林嫣然走了過來。“嗯,量天尺又變回去了。再給你抹點……”說著曹公公又

將錦囊?的淫藥拿出來塗抹在林嫣然兩片美麗的陰唇上還用手指將淫藥送入她柔

嫩的肉洞?。



此時的薛天瀾已經被扒得隻剩下紅段子繡鴛鴦的貼身肚兜還有一條肥大的褻

褲。獄卒們好像貓玩老鼠一樣不急於將這個高傲的女人扒得精光,而是慢慢的欣

賞脫掉她每一件衣服時她的掙紮與絕望。



“好好感受絲綢貼身的感覺吧,即使你不被剮了,也是給人當官奴到時候有

麻布穿就不錯了。雜家見過幾個甲等官奴,無論什麼天氣她們可都是身無寸縷的。”

曹公公看著薛天瀾一雙纖手緊緊拽住褻褲和一個戲耍她的獄卒較勁的樣子說道。



很快薛天瀾就被獄卒們扒得精光,她有些呆呆的跪坐在那?。直挺挺的看著

地上代表高貴地位的掉落文書還有代表她尊嚴的碎落衣物。曹公公欣賞著她已為

人母的那種不同於林嫣然的豐潤。那肥碩的寬臀豐滿的乳房美麗的乳暈還有不知

是因為緊張還是興奮得挺得有半寸長的深紅乳頭。稍微有些贅肉的下腹那濃密的

陰毛擋住了那肥大的陰唇。跪在地上修長的美腿下是一直細長泛著紅潤的小腳丫

……



“林二小姐又餓了,你們在喂她點肉棒讓她嚐嚐。”床鋪又繼續放在了渾身

被抽打得粉紅的林嫣然身下,一個獄卒又挺直了肉棒讓她的肉穴去尋找抽插。



“嗯,嗯”淫藥產生的淫欲讓渾身痛楚的林嫣然更加衝動的扭動著腰肢,肉

穴套弄著男人肉棒咕嘰咕嘰的抽插著,扭動著的被抽打成粉紅的翹臀上慢慢的分

泌出了香汗……



“嘔……”當一個獄卒想將發呆的薛天瀾抱起來肏時,這個冷漠高傲的女人

突然嘔吐起來,吐得滿身滿地都是穢物。



“額……,真他娘的惡心,快弄幹淨了。”出身宮中的曹公公最見不得這些

髒物,連忙吩咐手下弄幹淨這些嘔吐物。



“曹大人,這不打緊的。剛弄來的女人一般在扒得精光後再加上旁邊娘們玩

得那麼歡,有一半都會嘔吐昏厥什麼的,小的們調教幾次就好了。”



“可惜了,快弄下去過幾天再審~,記住別玩壞了。”曹公公遺憾的看著在

震驚中沒用回過神的薛天瀾說道。



“帶到乙等水牢去,別讓她下麵的騷屄歇著,一會沒有在林婊子身上瀉火的

兄弟們去薛婊子那。”王押司一邊扭動林嫣然豐滿乳房上伸長的乳頭一邊吩咐道。



“嗚嗚~嗯。”林嫣然感覺自己要瘋了,那總是差那麼一點就可以泄身但是

每每這個時候男人就會將肉棒從自己濕熱的肉穴中拔出,讓自己空虛的肉洞不停

地抽搐等待最後的一擊。再然後就是不停地挨板子,大腿、屁股、腋下總之那?

容易痛他們就打哪。林嫣然痛恨插在自己後庭的量天尺,幾次都想將這該死的弄

得自己無法高潮的玩意甩出去,可是量天尺就好像長在身上一樣,不停地將自己

泄身的狀況告訴這些獄卒們。



審訊依然在繼續著,但是林嫣然卻在淫欲和痛楚中變得迷茫。隻知道在馬上

泄身時就會挨板子,打到受不了時摸淫藥,然後在欲火焚身時要找肉棒,在馬上

高潮時又停下來挨板子……



“你們……,你們想讓我說什麼?”在不知道第幾個男人抽出肉棒時,林嫣

然吱嚀的呻吟一聲,一雙美睦微眯鼻翼微紅的問道。



“嗯~,今天夠晚的了。林二小姐,你說我們想讓你說什麼呢。”曹公公命

令準備打林嫣然屁股的獄卒停下,打了個哈欠說道。



“我什麼都承認。求你讓我……”林嫣然有氣無力的嬌吟著,支撐身體的一

雙美腿不停地張開又緊緊合並,被肉棒研磨得發白的淫水帶著細絲從立起的被淫

藥浸泡得猶如粉紅水晶般的陰唇上滴落下來。



“讓你怎麼樣啊?”曹公公看著全身赤裸卡在不停蠕動的林嫣然問道。



“唉……,肏我吧。我承認我與人淫亂。”一聲絕望而輕聲的歎息後,林嫣

然輕鬆的說道。如果連薛天瀾的家族都不能保護她,那麼自己的堅持又有什麼用

能,隻會成為這些禽獸的玩物而已。



“行,一會就找男人讓你升天哈。”曹公公說道。



“那好,給我卷案吧。我簽字畫押。”林嫣然聽到自己的欲望馬上就可以滿

足俏臉微紅的說道。



“不急,不急。等你完事了再說。”一個獄卒將柔勁被木枷磨得通紅的林嫣

然抱了下來,當然捏捏奶子這些小便宜是要占足的。



一個黑布口袋套在林嫣然頭上,然後將她鎖住一個隻能跪著撅著屁股的鐵架

子上。白花花的翹臀中間本來就濕潤的肉穴徹底暴露在搖曳的燈火下,那淫水浸

濕肉瓣輕輕的顫動著……



“你們是要?不!”林嫣然感覺到這可能不是一次正常的交歡而掙紮著。



“叫什麼叫,一會驚了你男人,小心它咬你。”王押司嬉笑著說道。



“開始吧,還等什麼呢?”曹公公的聲音說道。



“嘩啦,嘩啦”鐐銬的聲音響起,林嫣然嚇得渾身直哆嗦,但是小穴上又傳

來塗抹淫藥的那種清涼感。很快這種清涼又勾引出了疊加在身上幾次無法泄身的

欲火……。



“嗚嗚~”林嫣然感到肉穴處有粗重的鼻息,吐出吸入的熱氣吹得塗抹淫藥

的肉穴一陣蠕動。算了管他是什麼呢,快進來吧。林嫣然流著淚水想到。



沒有那種毛茸茸的感覺,林嫣然感到一個肉呼呼的身子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細長的肉棒生疏但有力的滑入了自己滿是淫水的肉穴。



“啊~”林嫣然快活的呻吟著,她的心漸漸的放了下來。應該不是大犬,一

個和自己關在一個水牢的女奴說過,被那東西插入的感覺和男人的感覺不一樣,

那東西會在肉穴?麵來回抽插而不像男人一樣需要拔出再插入。但是此時的林嫣

然已經被幾次無法泄身折磨得要發瘋了。即使是真的巨犬也會讓她嬌喘連連的。



“嗚,用力。”和那幾個在立枷上抽插的肉棒相比,這個肉棒明顯細了一圈。

但是同樣出於本能的抽插,林嫣然的在被禁錮的鐵架上費力的扭動翹臀迎合著,

漸漸的一個男孩的喘息聲夾雜在林嫣然的浪叫聲中。



“啊,要來啦”林嫣然再一次到達了高潮的邊緣,就在此時黑布頭罩被人用

力的掀開。林嫣然下意識的扭過俏臉媚眼如絲地看了一眼這個和自己魚水之歡的

男人。



“不啊,不。”林嫣然美麗的眼角睜到最大,眼角幾乎瞪裂的看著在身後抽

插的那個男孩。這個人正是自己的弟弟林長筎. 這個十三歲的男孩正賣力的挺動

著臀部,奮力的將肉棒插入眼前這個淫奴的小穴?。



當他看到自己正在奸淫自己的姐姐時,從小讀書的林長筎也一聲大吼將肉棒

拔出滑潤的小穴。



“你們這些禽獸,你們……。哇~”林嫣然俏臉羞得血紅,發瘋似的掙紮著

將禁錮她的鐵架子掙得嘎吱吱直響。



“看來犯婦林嫣然的亂倫罪也坐實了……”曹公公看著這完全赤裸的姐弟倆

幽幽的說道。



“讓我死吧,讓我死啊~嗚嗚嗚……”林嫣然在鐵架上拼命的搖著頭看著自

己的罪名被黃衣小太監一板一眼的記錄在案,一雙美乳被她扭動的嬌軀甩得不停

地抖動著。



“看來犯婦林嫣然被剮是八九不離十的事了。”王押司有些可惜的看著那個

不停扭動掙紮的嬌美肉體有些遺憾的說道。



嘩啦嘩啦的鐵鏈掙紮聲沒用持續多久,已經精疲力竭的林嫣然流著淚水不停

地喘息著。林長筎則幾個獄卒按在地上不停地顫抖著。



“林二小姐折騰夠了?”曹公公走到還在微微顫抖的林嫣然前,輕輕的拽起

她烏黑秀美的頭發,將淒苦流淚的俏臉?起來說道。



“讓我……死吧。”林嫣然俏臉有些扭曲的說道。



“其實我這是為了你著想啊。嫣然小姐。”曹公公笑嘻嘻的看著崩潰邊緣的

林嫣然說道,一隻修長有如白玉般的手輕輕的挑撥著林嫣然凸起的陰蒂。



或許處於絕望的女人更容易被挑逗,很快林嫣然就被曹公公熟練的手法弄得

嬌喘連連。雖然看著曹公公的眼神依然冰冷但是下身卻輕輕的迎合著……



“你知道你們林家男人最後都是什麼罪嗎?”曹公公湊到林嫣然那滿是香汗

和粘著的秀發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同時手上狠狠的捏了一下她有如玉珠的陰蒂。



“一個也活不了,最輕是個腰斬。”看到林嫣然茫然的眼睛因為刺激而變得

有些理智,曹公公跟著說道。



“你弟弟還沒結婚生子,你不讓他沒有成人就死於刀下嗎?”曹公公接著說

道,但是手上的挑逗更厲害了。



“萬一你明天就被剮了呢?誰還在乎這些亂倫小事?為何不快活一下,我隻

是審問你的罪名,無論你如何掙紮結果都是一樣的,亂倫罪你是做實了。”看到

林嫣然有些觸動曹公公說道。



“我……,嗯,我……。”林嫣然被一陣陣的淫欲折磨著就想讓一根肉棒抽

插自己讓自己進入極樂,但是亂倫的道德禁錮讓她始終無法接受,但是在曹公公

魔鬼一樣的輕聲細語下,這個禁錮漸漸鬆開了。



“既然做實了,為什麼不讓你們倆都爽快一下呢?況且萬一皇上大赦你被貶

為官奴,而你肚子?也有了林家的血脈”曹公公的手指上漸漸黏上了林嫣然的淫

水說道,但他沒有說即使真的有孩子了也可能是很多和她交歡男人的野種。



“唉……”又是一聲歎息,林嫣然的媚眼流出了淚水,然後將頭扭過。



“那你自己和你弟弟說吧。”曹公公的怪手終於離開的林嫣然的蜜穴,他在

和林嫣然說話時顯然使用了一種震懾心靈的魔門秘法,讓林嫣然漸漸屈服。



“長筎,嗯,到姐姐?麵來。這,我會讓你,讓你舒服……”林嫣然的話到

最後連自己幾乎都聽不見了。在這可怕的地獄?,明顯知道自己可能明天就會被

殺死。而尊嚴已經變得毫無意義,或許一會自己的罪名就會貼在長安朱雀大街的

昭示牆上,然後所有認識自己的不認識自己的人都會指著自己的赤裸脊梁說:

“這是個世上最淫賤的人。”最後自己在西市或者在昆明湖的邢台上在人唾罵下,

被劊子手一刀刀將自己身上賽雪如玉的肌膚、美麗的臉頰、驕傲的乳房割成一塊

塊的碎肉……



同樣喝了淫藥的林長筎,早已經在恐懼中變得瘋狂。那潔白的身體,宛如粉

玉的蠕動著的肉穴早已經讓比林嫣然受刑更多的弟弟發瘋。在男孩粗暴的喘息下

肉棒再一次插入了那欲火焚身的嬌軀肉洞中……



一個案卷慢慢伸到正在交歡的姐弟之間。一隻隨著抽插頻率前後擺動的纖細

的手先是按在了朱砂印泥上,然後在一連串的嬌吟聲中,著手掌無奈而重重的印

在了林嫣然的案卷上。當曹公公及其隨從離開的時候,這瘋狂的交合依然在繼續

中。



***********************************

感謝大家對小女子作品的支持哈。特別要感謝那位提醒我黃易大大已經開

始寫大唐雙龍傳後傳的那位兄台。我現在正在看呢,可是本作中很多曆史可能就

會偏離日月當空了,希望各位小說帝不要挑小女子作品的漏洞哈,就當日月當空

沒有出現過。就當日月當空沒有出現過……

***********************************



第三章陰癸性奴



「誰讓你站起來走的?」一個獄卒拿著短鞭狠狠的抽打了林嫣然的屁股。



「十惡大罪的犯人還想像人一樣的走路,可笑。」王押司用腳踢了踢林嫣然

的下腹,在她發出慵懶的呻吟聲後說道。



深夜長安皇城黑竹獄的最深一層中,一個絕美的赤裸女人在潮濕悶熱的地牢

走廊?跪爬著。在微弱的火光下,女人完全光著身子扭動著淫蕩的屁股爬行著,

濕潤的肉穴?不時的滴出乳白色的粘絲。女人必須奮力的扭動著腰肢,因為隻有

高高地撅著屁股爬行才不會吃鞭子。



「啊~」在鞭子的抽打下疲倦欲死的林嫣然痛吟了一聲,一雙美乳在痛楚的

晃蕩著。如果說以前的日子雖然也被奸汙但是還有些人的尊嚴話,那麼承認通奸、

淫亂和亂倫罪的林嫣然更是不被獄卒們當做人看。他們命令自己以後都要爬行,

而且也不能在住進乙等水牢而是讓林嫣然爬到更深處的甲等苦獄中。或許自己很

快就要死去了吧。林嫣然忍著膝蓋和翹臀上的痛楚想到。



「你既然已經認罪,那麼對於十惡不赦的淫婦,自然刑不離身。」走到甲等

苦獄的一扇門前一個獄卒說道。



「對話不應者,罰鞭十下。」獄卒抽起短鞭就抽打起林嫣然來。



「啊~,饒了我吧。啊,嗚嗚~」林嫣然被抽打得滿地翻滾,直到十鞭打完

才算結束。



「那就說點開心的讓我們開心一下。」幾個獄卒笑嘻嘻的看著渾身被抽打得

一條條鞭痕的林嫣然。



「各位大爺肏得奴家累了,讓奴家歇息一會吧。」林嫣然含淚說道,並且撅

起翹臀扭動了自己的腰肢,好像一隻勾引雄性的母狗。



「真是天生的淫婦啊,哈哈。」獄卒們嘲笑著,打開了一扇甲等苦獄的大門。



一股說不出的騷味,幾乎窒息的林嫣然好像母狗一樣撅著赤裸的屁股?起俏

臉看著這個黑乎乎的囚室。



囚室不大,大概五步見方地上是濕漉漉的石板,這濕漉漉黏糊糊的石板上不

知是濕熱的水汽還是女人在受到淫刑時留下的精液淫水。黒竹獄修建在一處地下

溫泉河旁,越是地下越是濕熱,再加上每層幾乎永遠不熄燒得通紅銅爐鐵盆,更

是讓這人間淫獄熱得讓人發慌,女人們汗水混合著淫水的騷味隨處可嗅。



一個獄卒粗暴的將因為交歡後的虛脫而香汗淋漓的林嫣然拽了過來,拖到一

個戳在甲等囚房石牆前的一個三角形枷鎖前。林嫣然驚恐的看著這個有四尺高的

三角形枷鎖,整個枷鎖就好像一個用包鐵木料拼成的三角鐵架,三個角分別是禁

錮人腳踝和脖子的鐵圈,鐵圈內有鹿皮和棉絮做內襯。



「哢嚓,哢嚓。」林嫣然就好像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被獄卒粗大的雙手塞進

了這個三角形的枷鎖。已經在立枷?被磨得通紅的柔頸再次被更加堅固得三角枷

卡在,美麗白皙的腳踝也被卡在三角枷的另外兩個角上。這個赤裸而美麗的女人

隻能坐在潮濕粘滑的地板上,叉開修長的美腿露出被抽插得紅腫的肉穴,曲線柔

美的上身隨著被禁錮的柔頸而前弓著,一雙豐滿的美乳也不安的搖晃著。



「好,好難受。官爺,饒了我吧,賤,賤奴聽話。」剛剛被枷不到一會林嫣

然就求饒起來,失去尊嚴的她已經不在乎卑賤的稱呼自己了,她隻希望死前可以

舒服一點。



「淫婦,在你被淩遲前必須要枷不離身。這個枷鎖叫無羞枷,專門枷鎖你這

樣的淫婦還有采花盜柳的女淫賊的器件。」獄卒一邊用炭筆填寫文書,一邊看著

扭動屁股晃動嬌乳讓自己更舒服的林嫣然說道。



「好難受,求你解開我吧。」林嫣然很難想象自己在死前就要以這麼難受的

姿勢渡過,在獄卒關上甲等苦獄的門前繼續的哀求著。



「被解開的時候就要挨肏. 哈哈」獄卒重重的關上牢門,然後揚長而去。隻

留下一盞小油燈和在枷鎖中掙紮赤裸女人美麗的肉體。



「哎呦,哎呦……」被枷鎖剛剛鎖住一刻鍾林嫣然就痛苦的呻吟起來。隻要

一伸腿,那麼弓著的上身就要繼續哈腰;隻要一?頭,那麼雙腳就必須要?起。



林嫣然忍著被扭到的痛楚躺在地上,此時的姿勢更是羞人,修長的美腿高高

的枷鎖舉起美麗的陰戶完全暴露出來,一雙纖手緊緊的抓住三角枷的邊緣好讓柔

頸能減少些壓力,這個姿勢就好像和男人交歡的姿勢一樣。林嫣然痛苦的想到不

怪說這個枷鎖叫無羞枷,無論哪個女人被套上了這個都得做出這個羞辱的姿勢,

腰肢和後背的酸痛讓女人根本無暇顧及自己小穴和乳頭是否淫蕩的暴露,最後隻

能選擇一種痛苦小但是最羞人的姿勢睡眠。



沒有時間的概念,甚至不知道是白天還是黑夜。每次睡眠都很短暫不是因為

酸痛就是被噩夢驚醒。林嫣然扭動著在三角枷鎖?赤裸的嬌軀,直直的盯著那個

掛在牆上唯一閃爍的小油燈……。自己已經「認罪」,而那些沒用認罪的兄弟姐

妹們會遭受什麼樣的酷刑呢,自己的小妹林嬌然才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啊。想

想自己痛楚紅腫的小穴,林嫣然就有些不寒而栗。還有那更讓人羞恥的和自己弟

弟亂倫的情景,自己弟弟那瘋狂而粗暴的抽插……。



就在林嫣然默默流淚的時候,甲等苦獄的響起了女人的嬌吟聲。



「哎呀~,又是甲等,人家不愛帶著刑具睡嘛……」一個成熟而嬌美的聲音

傳來。



「大奶頭,今天伺候了幾個爺呀?」一個獄卒調笑的問道。



「六個呢,好辛苦呀~要不大奶頭一會再給爺舔舔?」女人嬌笑著說道。



「算了,乙等水牢來了個姓薛的美人據說是皇室貴胄,一會也下了差就去那

玩玩。」獄卒說道。



「就算公主算什麼呀,奴家還是王妃呢,嘻嘻~」女人繼續嬌笑著說道。



「啪啪」「嗯,啊~.小淫奴知道錯了,大奶頭不是王妃,是賤奴,嘻嘻。」



在皮鞭的抽打下女人哀求著嬌吟道。



「把屁股扭起來,快點走~」獄卒的聲音越發冰冷的說道。



聲音漸漸傳來,在男女的對話聲中還有皮鞭抽打肌膚和叮鈴鈴的鈴鐺聲不時

的傳來。終於搖曳的燈光中通過囚室的柵欄林嫣然看到一個穿著黑紅相間獄卒衣

服的男人牽著一個渾身赤裸扭動著屁股爬在地上的女人走過,讓林嫣然驚訝的是,

女人四肢上的小臂和小腿都被砍掉了,隻剩下的大臂和大腿包著黑色牛皮支撐著

身體行走著,女人巨乳的深紅乳頭上還穿著一串鈴鐺,每次女人痛苦的行走幾乎

拖地的鈴鐺就叮鈴鈴的響著。



「就這屋吧。」獄卒看到林嫣然被三角枷禁錮著說道,他似乎很想交差後就

去乙等水牢玩弄那個「公主」。



「嘎吱」一聲,鐵門打開一張輕挽發髻的嬌媚貴婦人俏臉一邊嬌笑首先進入

林嫣然的眼簾,女人媚笑著討好的看著後麵的獄卒。但是等待她的是強壯的獄卒

將她嬌弱沒用四肢的身子抱起來,然後放在林嫣然不遠處的一個木製三角木馬上,



獄卒熟練的將女人的被肏得深紅色的肥大陰戶卡在木馬不太尖銳的棱角上然後簡



單的固定一下她的沒有小腿的大腿,最後將女人的柔頸吊在木馬上麵的鎖鏈

上。



這樣隻要女人在木馬上掉落下來就會被吊死……



女人擺動著斷肢可笑又可憐地不停地掙紮哀求著,但是最後還是被拋棄在這

讓女人痛苦的木馬上。獄卒皮靴的聲音漸漸遠去。



「該死的雜種……」女人在盡量用嬌媚的聲音哀求著,但聽到獄卒走遠後痛

苦的咒罵道。一邊咒罵一邊扭動著她那曼妙的身姿,失去四肢並沒有讓這個身材

勻稱的女人變得難看反倒有一種禁錮裸女的特殊魅力。



「看什麼看,信不信我弄死你這個小婊子……」女人看了一眼林嫣然後憤怒

的說道。林嫣然看著她那殺人般的眼神,輕輕的轉過頭去,但是這樣讓她更難受

的呻吟了一下。



「看你那個笨樣,提臀側身可以輕鬆些。」女人看的在三角枷中痛苦扭動的

林嫣然說道。



「嗯~,好多了,謝謝姐姐。」林嫣然放鬆繃緊的臀部,將身體側躺後果然

緊張的肌肉得到了休息,她輕鬆的歎了口氣看著這個搖晃著豐滿的巨乳帶動乳頭

上的小鈴鐺的失去四肢的赤裸女人。



「唉~,我以前也經常被這個該死的東西扣住,所以就有經驗了。」女人苦

笑了一下說道,女人本就不難看的痛苦表情因為一笑而變得更加明豔動人。



「……」即使是林嫣然也覺得這個女人長得極美,但看到那粗糙的木馬上漸

漸的流下了女人扭動身子時因為摩擦而流下的淫水後她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你是不是笑話我淫賤啊?」女人一改剛才的溫和突然厲聲的問道,那雙巨

乳也隨著女人的喊聲而上下顫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