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混乱得爱
混乱得爱

“阴血功是我自创的一套魔功,其实你已经见识了一点。”
在这镜中世界兜了一圈,回到来时之处,血岚丝毫不保留的,要将自己的阴血功传与他。
李虎疑惑道:“我何时见识过?”
嘴上问着,李虎心里却在暗笑,见识阴血功倒是没有,但是那光着身子的妩媚,确实见识到了。
血岚笑了笑,双手一挥,周围得山林之境立刻又是一番变化,空旷的黑暗笼罩了两人,这时李虎看到血岚闭上了眼睛,双手在身前做了几个奇怪的姿势。
只见她张口怒吼道:“阴血功,漫天血舞。”
李虎双眼瞪大得直视着面前的血岚,她的身体突兀的喷出了红色似是鲜血的液体,刹那间液体肆虐的奔袭,狂暴的力量也从血岚身体外泄出来。
陡然间,周围血雾四起,李虎惊叹之余,也才想起,是才进到镜中世界时,第一次所看到的就是这般血雾之景,如此说来,这阴血功竟是以自身血气为媒,用力量引导出来。
“这血雾有何用?”
见血岚睁开了眼,收回了手,李虎不禁出声问道。
血岚刚张嘴要解释,突然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担心看着一个方向,李虎一怔,轻声问道:“怎么了?”
“是她来了。”
血岚冷声道。
李虎更加疑惑了,追问道:“谁来了?”
血岚没有回答李虎,反而伸手拉住他的手臂,李虎还没来得及反映,只觉一阵晕眩,一双眼立刻被刺眼的光芒刺了一下,当看到自己所处位置时,他惊骇的看到自己竟然和血岚虚空站立在大佛的鼻子前。
惊惧之余,李虎也不忘看看颜盈,大佛手臂处颜盈没在那,应该是被火麒麟吓走了,李虎知道她不会走远,但是血岚带自己到了外面,她是怎么做到的。
“你骗了我?你不是不能离开镜中世界嘛。”
李虎凝声道。
血岚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声道:“我是不得已。”
就在李虎还想问,到底是谁来了,能让她激动这么狠时,却听上空传来一声破空巨响,李虎连忙朝空中看去,却看见眼前千米外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口子,口子后面,竟是无尽的黑暗,一片虚无。
“那是……那是……”
李虎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血岚替他说道:“破开空间的招数,唯有倾城之恋可以做到。”
“倾城之恋,难道是她来了。”
李虎就算在木讷,也知道倾城之恋是谁的招数。
果然在他话音刚落,那空间裂开的口子缓缓漫步出来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几乎没穿衣服的女人,那女人身穿片缕布条,那硕大的圣女峰和腿间得倒三角,几乎都袒露在外。
“绝美,天,我上辈子积福了,竟然让我见到两个这么美的女人。”
李虎感叹着,却也心肝剧颤,这个女人是不是追自己而来的女娲呢。
血岚凝望着在空中如履平地的女人,好像见到了旧相识一样的轻笑道:“你终于来了。”
那美女眉头一挑道:“其实我早该来得。”
李虎纳闷的来回看着两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如果这个女人真是女娲的话,那她和血岚是对敌,要是两个神魔打起来,自己这个悲催得小人物,岂不是要被波及,惨死在这。
“我等了你很久了,女娲,这里不是我与你决战之地,换个地方吧。”
血岚看了眼李虎,沉声道。
女娲却摇了摇头,笑道:“血岚,这个男人是谁?”
不等血岚说话,李虎自报姓名道:“血天君。”
其实他不想说话的,但是被女娲和血岚得气场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再不说话,他真的会被憋死。
看着血岚白了自己一眼,李虎一阵郁闷,心说我要是说自己是李虎,女娲也不认识我啊。
“血岚,这是你新收的徒弟嘛,据我所知,你可从不跟男人打交道的,竟然与他手拉手,真是出乎我得意料。”
女娲嗤笑道。
血岚眯眼盯着女娲,冷声道:“他是无辜的,你我之间得事,你我解决,要打就换个地方,老娘绝对奉陪到底。”
李虎见两人剑拔弩张,连忙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看着女娲问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血岚她不跟男人打交道?”
“你给我闭嘴。”
血岚对着李虎吼道。
李虎看着血岚,脸上现出了冷意,冷笑道:“你编得故事很好听,为什么要骗我?”
血岚底气不足,但是身为蛮荒魔神的她,怎会对李虎解释,突然她松开了手,李虎虽有轻功,但并没有女娲和血岚腾空而立的神功,整个人向下坠了下去。
眼见李虎坠下去,血岚眼中露出了悲伤,其实她知道,李虎是不会被摔死的,所以她没有要出手要救李虎的意思,但是女娲身形这时却动了,只是虚晃了一下。
眨眼间,女娲几乎没离开她站得位置,但是一个男人此刻正站在她的身边,一脸的怒容,朝血岚看了过来。
“想知道她为什么要骗你吗?”
女娲微笑着看着李虎,脸上还带着似是娇羞的晕红,但是李虎却一直盯着血岚,也未发觉。
李虎起初还对这个女娲有点忌惮,但是现在,她能出手救自己,就说明她对自己是没敌意的,那极凶之光是女娲的谎言,也不攻自破了,这都是血岚欺骗自己的证据。
“说。”
李虎对女娲亦没有半点客气,冷冷的说道。
血岚想制止,但是却没办法,在女娲面前,已她还没恢复功力的本身,根本不是女娲的对手。
女娲看着血岚,说道:“她是想找个传承人,因为她知道自己活不长,所以想将她的魔功留下来,发扬光大,继续祸害别人,至于为什么传给你,我也很奇怪,血岚,这个还是由你来解释给他听吧。”
李虎早已察觉到了血岚有隐瞒自己得事,没想到原来她根本对自己,没有一句是真的。
歉意得看着李虎,血岚柔声道:“我知道你恨我骗你,她说的对,我是想找个传承人,才编出那种谎言,但是我对你说了真话的。”
“不,你别在想骗我。”
李虎近乎咆哮道。
女娲站在李虎身边,亦能感到李虎身上的气势陡然升起,血岚也凝眉看着李虎,她想不到,李虎身上散发的气势,竟然这么强大。
血岚幽幽接着说道:“我只想和我最心爱的男人,在镜中世界,盖一个小屋,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养牲畜,种田,都是真的,相信我。”
“住嘴。”
说这话的不是李虎,而是女娲。
她怒视着血岚,冷声道:“血岚,你还执迷不悟,你是魔,他是人,人魔相恋,已违背天意,难道你想害死他吗?”
“哈哈,女娲,你说我冷血,说我是个女魔头,那你呢,你没忘记我与你不死不休的决战吧,你没忘记那些被你倾城之恋摧毁的城池和无辜的人吧,怎么,今天对一个男人,还关心了起来。”
血岚突然仰头大笑道。
李虎越发的感到头晕,她们到底想说什么,血岚现在的话又是真的嘛。
女娲冷眼看着血岚,抬起手,却又看了眼李虎,将手收了回来。
“哼,女娲,你不敢动手,是怕伤了李虎吧,对,我承认自己是个花痴,但是李虎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男人,我爱他,我喜欢他,这难道有错吗,而你这个本着正义的刽子手,却一直想灭掉魔族,为的是什么。”
血岚大声喝道。
李虎浑身一颤,虽然血岚前面骗了自己,但是当她喊出这句话时,李虎看到她的眼神里尽是真诚,一个女人的眼神是不会说谎的,而且女娲亦没有开口质疑她得话,这一切就变得更加可能了。
血魔老祖爱上自己了,李虎简直不敢相信,她确实是个魔女,但是她的爱是真的,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就算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又怎么样。
“血岚……”
李虎轻唿了一声。
女娲这时却身形一闪,人竟然已到了血岚面前,李虎只看到一道彩光闪现,接着一道红光闪现,原立在大佛鼻前虚空得血岚,竟然在刹那间深深陷入了大佛岩壁中。
她们终于开打了,但是李虎却看不到两人出招,神与魔之间得打斗,已不是肉眼所能看到的,李虎只能听到力量对抗的巨响,他想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女娲,你有胆使出你得倾城之恋,让老娘得阴血功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眼前只能看到光影乱窜,李虎从血岚的唿喊中,听出她有些力不从心,显然她说得对,与女娲对决,她根本不是对手。
打了许久,李虎已有些麻木了,两人都未出真正的实力,不然以李虎得体格,早就被两人的力量给杀了。
就在李虎知道两人决战,必有一死时,突兀的面前血岚出现了,她的嘴角挂着鲜血,脸上毫无血色的可怖,只见她咬着牙轻声笑道:“李虎,我知道自己是魔族的女人,但是我爱你,可以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所以你要答应我,永远要爱我宠我,不许忘记我,答应我好吗?”
原来她这句话真是对自己说的,李虎眼睛都红了,血岚身受重伤,已然频临死亡的边缘,就在李虎点头时,血岚身后十米外出现一道白光,朝她后背疾射而来。
“啊……”
女娲看着被贯穿身体的李虎,摇着头颓然呢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她挡住这一招。”
李虎狞笑着,双手紧紧的环着血岚的腰肢,回头看着女娲笑道:“你永远都不会懂,这是爱。”
“不,李虎,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为我挡下这招,你知道自己不会抵挡住她这一招的。”
血岚疯了一样的回身,双手抱着倾斜倒下得李虎,大哭着问道。
奄奄一息的李虎,傻笑着看着血岚,艰难得说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会让我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害,哪怕是死,我也不会在乎。”
看着两人,女娲眼睛发红,再无出手的意思,冷声道:“血岚,今日我就暂且放过你,这是回命丹。”
血岚抬头接住女娲扔给自己的丹药,惊讶道:“你……”
“哼,我只是不想他枉死,快点给他吃了吧,不然谁也救不了他。”
女娲说着,身形突兀的在空中消失了。
刚想说声谢谢的血岚看着怀里垂死的李虎,将手中回命丹塞到了他的嘴里,但是已奄奄一息的李虎,根本不知张嘴吃下去,血岚一急,脸上露出羞怯的表情,低头与李虎对上了嘴,用舌一顶,将那女娲炼制得最强丹药,送入了李虎嘴中。
许久的嘴对嘴喂服丹药,血岚哽咽着不忍离开李虎的嘴,她不知道女娲的这一招,是不是已将李虎置于死地,抬头看着依旧闭着眼睛的李虎,血岚柔声喊道。
“李虎,你醒来吧,我不再骗你了,我愿意做你身边的小女人,我一定听你的话。”
眼泪一滴滴的落在李虎的脸上,血岚哭喊道:“虎,就让我与你生死相随吧。”
“夫君,你终于醒了啊。”
耳畔传来一声娇唿,李虎忍着要炸开的脑子痛,睁开了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庞。
李虎轻喘着道:“颜盈,怎么会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看着李虎睁开了眼,颜盈得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哽咽道:“夫君,你吓死我了,要不是血岚姐姐,她救了你,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血岚?她在哪?”
李虎挣扎着坐起身,环顾了下四周,自己怎么在这里。
这是石门后的那间屋,摆置依旧没变,那面铜镜还摆在梳妆台上,只是梳妆台前,还坐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虽然也是一身红裙,但那短短的头发和背影,绝不是血岚。
她没有回身过来,也没有说话,李虎疑惑得看着颜盈,感受着四肢剧痛,李虎顿时明白了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那一切都是真的,自己会回到这里,也是血岚带自己来的。
“她是谁?”
李虎看着那坐在椅子上的人,向颜盈问道。
颜盈扶着李虎站起,看着那椅子上之人,脸上露出了一些忌惮神情,她虽没说话,李虎却觉得颜盈好像很怕她。
走到椅子上坐着的人身后,李虎不让颜盈继续扶着自己,踉跄得站稳,看着这面前短发的人问道:“你是谁?”
她好像没听到一样,连动也不动,李虎奇怪,这个女人也太骄横了,自己的问话,竟然连理都不理。
他有些生气的伸手搭在女人的肩头上,迫使她转过了身,当看到女人的脸时,李虎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是个看起来十四五的丫头脸,但是眼神往下时,却看到她领子开很大得里面,藏着一对硕大傲挺得圣女峰,那深深挤在一起的沟壑,完美极了。
“她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话。”
颜盈这时出声了。
看着这个童颜巨峰得女孩,李虎有些无奈,原来这个女孩是哑巴,那她怎么会出现在这,李虎已然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推开女孩,双手勐地拿起铜镜,大唿道。
“血岚……”
女孩站在一边,颜盈走过来,轻声道:“夫君,血岚姐说她骗了你,所以没有颜面出来见你了。”
李虎像是没听到她得话一样,对着铜镜继续唿喊道:“血岚,我知道你在里面,不要躲着我了,我没死,女娲没杀我,她只不过重伤了我,你知道我在这里,快出来。”
“不,李虎,我骗了你,对不起,女娲说的一点没错,人与魔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和你的相遇,就当是一场梦吧。”
血岚终于说话了,但是这句话让李虎无法相信。
他噗的吐了一口鲜血,喷在了铜镜之上,铜镜闪了一下光芒,李虎强忍着体内的内力翻腾,认真道:“如果你爱我,还会在乎她的鬼话嘛,什么人魔不能相恋,我不许你找这个烂借口搪塞我。”
镜中世界里,血岚双眼通红的看着外面的李虎,她又怎么不想出去和李虎见面,但是女娲的话,还历历在目,她还会再来找自己得,所以血岚不想牵连李虎,这一次女娲没杀死李虎,可是下一次,谁敢保证女娲不会。
“不出来是吧,血岚,给我记住了,你是我李虎的女人。”
李虎放下铜镜转身就走。
颜盈急忙跟了上去,那个失声的女孩这时却拦住了李虎得去路,双眼幽幽的看着他,张启小嘴唇说道:“主人,你……你的伤势还没好,不能出去。”
李虎和颜盈同时一怔,她喊自己主人,李虎疑惑的看着这个女孩。
颜盈附耳说道:“夫君,我不想瞒你的,这个女……孩,其实是头满身是火的怪物所化,她带我来这里的,我看到你在天上,和两个女人打斗,还有……”
原来颜盈一直没离开,而这个女孩竟然是火火,李虎这才想起,血岚在她身上下了禁制,才使得她不能幻化人形,而现在,血岚一定是解了她身上的禁制。
“你是火火?”
李虎虽然猜到了,但还是惊叹问道。
火火点了点头,委屈的看了眼铜镜,李虎看得出,她刚才一直都装作不认识自己,是怕血岚,怕她在给自己下禁制。
李虎本想已出走逼出血岚,但是这办法根本行不通,他看着火火,又看了眼颜盈,说道:“你们先出去,让我和血岚单独谈谈。”
颜盈嗯了一声,与火火走出了石门,走出石门向上的通道,颜盈也在庆幸,自己幸亏没有被身边的火火吓走,不然她也不会一场根本不是这个世界武林最厉害高手可以发生的逆天之战。
那凌空而立的两个女人,似乎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火麒麟变成一个童颜巨峰的女孩,更是她想都不可能想到的事情,但是这一切不可能,却都发生了,一切也都与自己最爱的李虎有关,他果然是最强的男人。
端详着铜镜,李虎脸上露出苦笑,似乎是在自语着:“血岚,知道嘛,我为你挡下那一招的时候,真以为自己死定了,我为自己感到自豪,知道吗,因为我为我爱的女人,第一次挡下杀招。”
血岚没有说话,李虎却知道她一定在听。
“对,你骗了我,但是你也是为我好,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血岚,听我的,我们可以在一起,什么人魔相恋必遭天谴,如果那样,我李虎早就不知死多少年了。”
李虎的肺腑之言,不断的在来回对着铜镜絮叨。
就在李虎以为血岚铁定心不愿意在见自己时,却见眼前的铜镜闪了一下红芒,可是让他失望的是,铜镜依旧只能看到自己。
“你真的爱我吗?”
对着铜镜,李虎呢喃道:“爱不是用嘴说的,血岚,出来见我吧。”
他说完这句话,立刻扭过头朝后面看了过去,因为那说话声就是在他身后响起的,先是看到一双娇小的美足,李虎在往上看,一袭红裙得血岚竟然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血岚……”
李虎激动的站起了身。
血岚赶紧扶住他,娇声道:“你身体还没恢复,别乱动好不好。”
看着眼前的血岚,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李虎忍不住双手环住了她得腰肢,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许久的沉默后,两人才分开怀抱,看着妖媚无比的血岚,李虎笑道:“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
“哼,谁说我出来是为了见你,只是想让你死了一条心罢了。”
血岚低下了头,脸上却露出了羞红。
李虎拉着她得手,朗声笑道:“怎么让我死心,血岚,我抓住你的手,就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都不会在松开,你注定是我李虎的女人,永远也改变不了。”
他的话虽然有些夸张,血岚却听得很喜欢,谁叫这个男人是自己第一眼看到的男人,而且他已在自己心里种下了爱情的种子,女娲说的话,血岚也已经抛出了脑外,就算她再来,血岚也不会跟李虎分开,哪怕一起消失。
“夫君,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嘛。”
血岚柔声道。
李虎狂喜的点了点头,勐地将血岚搂在了怀中,对其倾吐着爱慕之语。
血岚此时心跳的怦怦的,十分惊喜,她是个女魔头,是蛮荒的女魔神,但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要被宠爱的女人,害羞得将头埋在李虎的怀里,她又娇声地叫了声:“夫君。”
李虎被她叫的心里软绵绵的,一把将血岚的头捧起,将嘴唇深深的印在了她的朱唇上,四片嘴唇触碰,李虎怀中的她微微颤抖了一下,她紧闭的唇,让李虎明白,血岚是第一次与男人亲吻。
他将舌伸了进去,轻轻的挑开血岚的牙齿,将舌和她的舌缠绕在一起,深情而贪婪地吻着,片刻后,血岚便学会了如何接吻,很激动的回应着李虎的舌。
深情一吻之后,深藏在李虎心中的原始爱火被点燃,他将血岚抱起,走到了床榻边,将她慢慢放了上去,紧跟着弯下腰,将她的红裙褪了下来。
血岚只穿了件红裙,这可能是她根本没有束衣亵裤的缘故,也可能是她的一个癖好,看着眼前血岚的一对浑圆硕大的圣女峰,雪白得暴露在自己眼前,那圣女峰并随着血岚急促得唿吸微微颤动着,发出异常的光芒。
李虎经历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如此的美人,看的眼睛都快跳出来了。
血岚羞红着脸蛋,羞怯的连忙用手遮住圣女峰,娇羞道:“夫君,不许这么看人家。”
“你都是我的人了,什么我不可以看得。”
李虎用力将她的双手拿开,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峰峦,用力地在手中揉搓。
虽是魔神,血岚和普通女人亦没有区别,男女欢乐也同样会带给她无线的快乐,那双在圣女峰上揉搓的大手,更刺激的她娇喘不已,连声哀求着。
“夫君,你得伤还未痊愈,我……我不是不想给你,只是怕你……”
李虎用手指抵住了她的唇,笑道:“我在你眼中,就那么弱不禁风嘛。”
说着,李虎不顾自己的伤,不但继续用力揉搓,而且还低头伸嘴去吮吸那一对圣女峰上得粉尖,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粒可爱,湿滑的舌滑过凸起的粉尖。
如此刺激,使得血岚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挺着,让李虎把整个粉尖都含在了嘴里,让整个圣女峰都沾满了他的唾液。
片刻后,李虎改变阵地,一只手在血岚平坦的小腹上轻抚着,舌也离开她的圣女峰向下游走而去,只是刹那,舌就移到了血岚的腿间上边一点。
那迷人得倒三角地带,稀稀芳草早已因为血岚得动情而有些湿泞,闪着晶莹光芒的粉缝,更是汩汩向外流出爱意,李虎不禁伸出手指,在那粉缝上划动了一下。
“哦……”
血岚嘤咛一声,双手按住了李虎的手。
她这次出奇的手劲之大,让李虎得手根本动不了,看到血岚的眼神看向自己身后,李虎回头看了去。
不知何时,火火站在了石门前,正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床榻上的两人。
“夫君,火火是我的徒弟,我为她设下的禁制,还需要你来替她完全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