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花之女神的恶戏】【作者:笑苍月(筱藏夜)】
【花之女神的恶戏】【作者:笑苍月(筱藏夜)】
字数:12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哥~~哥~~~你~~在~~吗~~~~」

  嘴上愉快的哼着小曲,法拉儿连门也不敲,直直的推开了楚狩的房门。
  使劲的嗅了嗅,她那对好看的秀眉稍稍蹙起。

  「嗯,没在呢,虽然房间里的男性气味很浓,但是果然和大哥哥在的时候不一样。」

  这倒有些尴尬了,自己是来找大哥哥做爱的,大哥哥要是不在的话,自己不是白跑一趟了么?

  都这么晚了,大哥哥会跑哪里去呢?现在自己的小穴好痒,要是找不到大哥哥的话,可是会难受到连觉都睡不着啊。

  「嗯……??」

  等会,大哥哥房里的这个味道是?

  法拉儿的眼神变得稍稍微妙起来,

  「好像——」

  她脚步轻轻,一步步的,走到了楚狩的床前。

  床上的被子里,似乎是藏了什么东西一样,不正常的拱起着。

  「有一只偷腥的小猫啊?」

  刷啦一声,法拉儿将被子直接掀开。

  「等、等会……」

  少女惊呼的声音。

  看见躲在床上那人的模样后,法拉儿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了起来。

  「碧~~迩~~德~~姐姐~~?」

  「能解释一下,你在这里干嘛么?」

  躲在楚狩床上的少女,正是这片大陆的女神之一,鸟之女神碧迩德。

  她现在浑身赤裸的躺在楚狩的床上,满脸通红。两只手分别爱抚着自己的乳房和小穴,显而易见的是在自慰着。

  就算是被法拉儿发现了自己的行为,她似乎也停不下来了,手指更深的插入进自己那淫浪的小穴之中,透明的淫水将床单都给打湿。

  「我……我……啊~~~我……」

  「我没记错的话,大哥哥之前给你的任务,好像不是要你躲在大哥哥的被子里偷偷自慰把?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像个小恶魔一样的笑着,完全看不出女神应有的清纯。

  她将自己的手指放到碧迩德的嘴边,碧迩德像是忍耐不住一样,将法拉儿的手指含入自己的口中吸吮起来。

  ——真是淫乱的母猪呢,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把脸凑近,背对着房间里的灯光,她那可爱的面庞莫名显得有些阴暗。

  「呐呐,告诉我吧,碧迩德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啊、啊啊…………!!在、在自慰!我、我在主人的床上,什么衣服都没穿的在自慰!!」

  碧迩德一边更用力的将手指在自己的小穴里抽弄,一边无可抑制的浪叫出声。

  「本来,本来我是来找主人汇报工作的!可是,主人他没在!我就想,在这里等着主人回来!」

  「这里,主人的气味实在太浓了!我、我有点受不了,仅仅是闻到主人的味道我都会感到浑身燥热,只是待了一会之后就……忍不住发情了!!」

  「所以……我,我就这样,在主人气味最浓的,主人的被子里自慰!躲在主人的被子里,感觉就像是主人就在我身边一样,实在是……让人忍受不住啊啊啊!!!」

  眼看着碧迩德一边呼唤着主人的名字,一边在手指的自慰下来到了一个小高潮,法拉儿眼中闪过一缕微不可察的寒芒。

  但是只不过是一眨眼,她的脸上就重新露出了那种可爱而又善良的笑容。
  「原来如此啊,我一开始还以为有哪个刺客混进大哥哥的房里了呢。既然是碧迩德姐姐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法拉儿,你……」

  「安心吧,碧迩德姐姐。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我也不会骂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哦,毕竟,我们现在都是大哥哥的从属神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法拉儿……」

  碧迩德几乎都要流下感动的泪水了。

  就算是变成了从属神,果然,法拉儿还是那个体贴人意的小女神。

  「不过啊,作为保密的代价,能不能请碧迩德姐姐来帮我一个忙呢?一个很小~~很小的忙而已。」

  「唉……唉?」

  少女的话语似乎带有着奇异的魔力一样,她那双暗虹色的瞳孔也有着令人沦陷的魅力,被那阵奇异的美丽所吸引,碧迩德的瞳孔一瞬间变得涣散无神。
  「啊……哦,嗯。」

  她含混的嘀咕了几声,鬼使神差的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果然碧迩德姐姐对我是最好的呢,从以前就是这样,最喜欢碧迩德姐姐你了。」

  「……」

  看着法拉儿那副笑颜如花的美丽面庞,碧迩德恍惚间有些愣神。

  说起来,现在法拉儿……也已经变得很漂亮了呢……

  她今天没有穿那身战斗用的女神服饰,而是一身纯白色的连衣裙,裙摆搭在她的大腿中段,充满了清纯的少女气息。

  而裙子下则是穿着洁白的裤袜,白色的丝袜从她的足尖一直包裹到她那小小的臀部,稍显瘦弱的双腿在白色丝袜的映衬中,散发著一种青甜的魅力。

  法拉儿似乎是存心想取悦楚狩,才在今晚特意打扮成这样一幅清纯可人的样子。

  ——不过,这也太、透明了一点吧?

  碧迩德咽了口口水,眼神不自觉的看向法拉儿的胸前。

  薄薄的白色丝袜稍稍透出些肉光,是一种比较透明的材质,让人不由遐思在那白丝的圣光之下包裹的一双美腿。

  可是,法拉儿身上的一副,却比她那双丝袜都还要透明得多。

  几乎是白衬衫透水那样……不,还更严重,只要稍稍把目光放在法拉儿的身上,就能够透过这层透明的白色连衣裙,看清楚法拉儿衣服之下的旖旎春光。
  她、她连内衣都没有穿。碧迩德口干舌燥。

  不是在法拉儿身上看不到内衣的痕迹,而是,在法拉儿的胸口那里就能看到,法拉儿一对小小的乳尖并没有内衣的遮挡,正调皮的立在那里,将衣服撑起一个小小的帐篷。

  青嫩的乳尖,在它周围稍具规模的小片乳肉,在透明的白色连衣裙下清晰可见。

  「讨厌啦,你在看哪里呢碧迩德姐姐。法拉儿的衣服,有这么好看么?」
  看着碧迩德眼神直勾勾盯在自己的胸口,转都转不开的痴态,法拉儿虽然嘴上埋怨这,眼睛却笑得宛如月牙。

  「我想让碧迩德姐姐你看的不是那里啦,碧迩德姐姐,帮帮忙好不好,这里、这里啦~~~~」

  法拉儿拉起碧迩德的手,微笑着,让她将自己的连衣裙拉起。

  透明的白色连衣裙下,依然是一片纯净洁白的风光,少女的私密之地被白色的裤袜紧紧包裹在里面。

  可是……就像少女的上半身一样,这里同样没看到有任何内衣的痕迹。
  她、她连内裤都没有穿!她是直接把丝袜穿在身上的?

  「嘻嘻,不要这么惊讶嘛碧迩德姐姐,内裤什么的麻烦死了我才不想穿。如果不是大哥哥有时想和我玩一些色色的游戏,我连剩下的内裤都早就烧干净了呢。」

  「你看,像这样不就很舒服么?湿湿的小穴直接贴在薄薄的丝袜上,凉凉的,有时候又麻麻的。偶尔,小豆豆站起来的时候还能和这件薄薄的丝袜磨磨,嗯~~很舒服的~~」

  「你……」

  「好啦好啦,别说这么多啦碧迩德姐姐,来帮帮忙,帮帮忙嘛。」

  法拉儿诡笑着,在姐姐的面前,将自己的两腿微微岔开。

  「!?」

  「那里,有点湿掉了呢,碧迩德姐姐,能帮帮忙把它舔干净吗?」

  纯白的白色丝袜上,出现了稍许的不和谐。

  在丝袜的裆部,包裹着少女私密风景的那一块,有着一小块深色的水痕。
  不,不只是那里而已,那块水痕还有着在往外扩散的迹象,透过这层薄薄的丝袜,分明看得见,有着几缕透明的水滴,流到了法拉儿的大腿上。

  「你看啊,都是你的不对,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指了指自己的私密之地。

  那里,白色的丝袜都几乎湿透了,轻而易举就能看见法拉儿的秘处,那洁白光滑,充满了青涩诱惑的少女门户。

  「碧迩德姐姐你实在是太漂亮了,都是因为看见了碧迩德姐姐你的自慰,才弄得我也忍不住动情了。全部都是碧迩德姐姐你不对!」

  她故意将身子挺前,让碧迩德更容易看到自己那已经变得汁水泛滥的地方。
  「要是被大哥哥看到我这么淫乱,他一定会骂我的。所以,在大哥哥回来之前,给我舔干净这里,碧迩德姐姐。把我的淫水全部舔下去吃掉!」

  她稍稍说了点谎。

  自己开始流水并不是从看到碧迩德自慰的时候,而是早在之前,想到自己要去找大哥哥做爱的时候,她就已经忍耐不住了。

  不过,全身的火热扑了个空,自然是要找个替罪羊来发泄的。既然大哥哥不在的话,就~~~麻烦你来给我发泄一下吧,可以吧?碧迩德姐姐?

  碧迩德口干舌燥,几乎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就被法拉儿推倒在了楚狩的床上。

  法拉儿浅笑一声,脱下自己的一双小皮靴,爬到床上,跪在了碧迩德的脸部上方。

  这样的角度,法拉儿裙下的无限风光被碧迩德尽收眼底,那纯洁的白丝覆盖之下,是少女那青嫩诱人的美丽风光。

  「啊啊,碧迩德姐姐,你的目光好热哦,法拉儿的那里好看吗?让你这样一直看着法拉儿的那里?」

  一滴小小的透明黏液,透过了白色丝袜的阻挡,顺着重力,滴落在了碧迩德微张开来的口中。

  砸吧……

  好甜……?

  「啊呀碧迩德姐姐你真是的,连法拉儿的淫水你也喜欢吃啊。」

  「我……」

  「没事的哦,喜欢吃的话,那就让碧迩德姐姐你多吃点就好了——呀!!」
  法拉儿缓缓地坐下,自己的秘户稳稳地压在了碧迩德的脸上。

  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姐姐的呼吸热气喷在自己敏感的门户上,又浅浅的在姐姐的脸上摩擦,那样的刺激显然也稍稍超出了法拉儿自己的预计,忍不住小小的叫了出来。

  「唔、唔唔……」

  不过,法拉儿经受的刺激和碧迩德相比就有些不上台面了。碧迩德几乎是如痴如醉,贪婪的吸吮着法拉儿身上的甜美。

  秘处那里的酸甜香气,直接灌在碧迩德的脸上,永远都吸不够一样,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哈哈、哈哈……好痒,这样好痒啊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发出怕痒的笑容,「不要这样喜欢法拉儿嘛,稍微服务一下我的那里啊?」

  「嘬……啾咕…………唏噜噜~~~」

  碧迩德忘我的亲吻着法拉儿的小穴,因为有一层丝袜的阻挡所以感觉上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反倒令她更加的兴奋起来。

  她不断的吸吮着,几乎是渴求着法拉儿的饮水一样,想要将法拉儿的淫水吸到自己的口中,再去细细的品尝。

  「哈啊~~~哈啊……碧迩德姐姐,你好会吸啊…………法拉儿感觉好痒…………有点,有点热起来了啊…………」

  法拉儿骑坐在碧迩德的脸上,轻轻地磨蹭着,口中不断的呻吟出声。

  有时候,姐姐的鼻尖隔着一层丝袜刮到自己那敏感的小豆豆,让法拉儿浑身都抖了抖。

  而有时,碧迩德则是勉力的将舌头伸入到法拉儿的小穴之中,敏感的小穴内壁同时感受到舌头的柔软与火热,以及丝袜的丝滑与酥麻。那份快乐的电流,也开始向法拉儿的全身扩散。

  ——呵呵,不愧是碧迩德姐姐呢,本来只是想捉弄一下你这只想要偷腥的猫,不过还真的有点本事,让我也兴奋起来了呢。

  法拉儿眼神转动。

  大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要是自己就这么傻呼呼的等着,那未免也太难受了。这么点刺激可没办法让自己满足,得找点别的乐子才行。

  嘛,算了,便宜你了,碧迩德。

  「碧迩德姐姐,居然已经这么湿了啊?」

  法拉儿稍微转了下身姿,正面朝向碧迩德的下半身那边。

  轻而易举就能看到,因为太过于兴奋,所以碧迩德的小穴那里也在不断的流出淫水,将楚狩的床单都给打湿。

  「要是让大哥哥发现自己的床单被你用这样的方式弄脏了,你想想你会被大哥哥怎么收拾呢?碧迩德姐姐?」

  「!!」

  「啊呀,你好像很期待那时候的惩罚嘛,居然还流的更多了,这可不行,作为大哥哥的妻子,可不能这样看着你把大哥哥的床单弄脏呢。」

  法拉儿俯下身子,和被她压在身下的碧迩德之间,形成了一个「69」的形状。

  「法拉儿、你……」

  「我也来帮碧迩德姐姐你治下水吧,啾咕~~~」

  「咿啊啊啊!!!」

  当法拉儿柔软的双唇贴上自己那敏感的小穴口的时候,碧迩德就像是触电了一样,大声的喊出声来。

  「嗯嗯!!不要光顾着叫,也帮我好好舔舔,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不满的将自己的臀部压下,彻底堵住碧迩德的嘴巴,让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支支吾吾的为自己舔弄小穴。

  而她自己则是吸溜溜的,不断吸吮着碧迩德小穴之中分泌出来的淫水。
  ——唔唔,虽然没有大哥哥的精液那么好吃,不过作为解乏的饮料倒也不错,酸酸甜甜的。

  但是……果然还是想尝尝精液的味道啊?

  法拉儿的眼神转了转,有意无意的对身下的碧迩德说:「呐呐,碧迩德姐姐?你的肉棒呢?」

  「唉……?」

  「就是,你之前曾经用来侵犯过我的肉棒啊?你的记性没那么差吧?」
  「那个……那个是明知有主人的命令才能使用的,平时的时候它只会在我的身体里沉睡,只有主人下令的时候才会醒过来。」

  「唉~~~这样的么?」法拉儿不满的抱怨。

  扫兴,还以为能喝到新鲜的精液呢。

  嗯……等会,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吧?

  法拉儿闭上眼睛,双唇亲吻在碧迩德的小穴上,发动起自己的能力——
  「找到了。」

  「唉?唉唉唉!!??」

  完全出人意料,少女光滑的小穴上,那敏感粉嫩的红豆异样的开始膨大起来。

  不多时,即便是在男性之中也是绝对少有能及的粗大肉棒,就这样昂扬立在碧迩德那原本的阴蒂部位。

  「这这这??」

  「呵呵,我把大哥哥的限制稍微解除了一下,这样就可以了吧,碧迩德姐姐?怎么样?有这样一条男性器官的感觉?」

  法拉儿调皮的在敏感的肉箍上舔弄了一下,激得碧迩德立时抖了一下。
  「法拉儿、等、等一下——」

  「怎么了碧迩德姐姐?不喜欢我这样么?还是,你想要更刺激一点的……」
  法拉儿诡笑一声,故意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口,将那火热的龟头含入到自己口中。

  「啊啊啊!!!!!!!」

  「唔,有点大呢,这样撑着好酸……」

  法拉儿口中含着肉棒,含混不清的咕哝抱怨了一句。

  对她来说,碧迩德那被改造的肉棒或许是太大了一点,仅仅是浅浅含入一个龟头而已,就像是将她整个嘴巴都给塞满了一样。显得有一种异样的可怜与淫靡。

  但是换一个视角的话,敏感的龟头被法拉儿那紧致的小口紧紧包裹住的触感,碧迩德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十倍起来。

  柔软的舌头卷绕在火热的肉棒上,一阵阵温热的感觉直冲碧迩德的心头,法拉儿略显生疏的吞吐著碧迩德的肉棒,时不时用舌头在那敏感的马眼上打转。
  她准确的攻陷了碧迩德的每一个敏感点,虽然只是做着口舌上的侍奉,碧迩德感受到的快感却比任何一次性交都更加让她感到窒息。

  「啊啊啊~~法拉儿…………」

  阴蒂变化成的肉棒上传来致命的快感,让碧迩德几乎无法去思考任何的事情。

  「不要总顾着自己舒服,也给我多舔一舔!真是的,说了多少次了,碧迩德姐姐?我的小穴那里也很痒!」

  法拉儿吮吸着眼前的肉棒,不满的抱怨着。

  碧迩德喘着粗气嗯了一声,伸出手来,想要将法拉儿身上的丝袜撕破——
  「住手啦碧迩德姐姐!这是我穿给大哥哥看的丝袜,不准你撕烂它!」
  「啊啊、好、好的!」

  「真是的,都说了你好好给我清理干净那里就行了啊,总是做些多余的事情,真是的,不理你了,碧迩德姐姐!」

  「唉、唉唉……?」

  啵的一声,法拉儿将湿滑的肉棒从自己的口中吐了出来,黏黏的口水沾满了肉棒的前端,显得无比的淫靡。

  但是法拉儿却无视了碧迩德的请求,将脸摆到一边,拒绝再为碧迩德继续口交下去。

  炽热的欲望被活生生憋在里面,涨红的肉棒现在变得更加狰狞了起来,像是随时有可能爆炸一样。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我会帮你好好舔小穴的!拜、拜托你,继续为我口交,我现在好难受……法拉儿!」碧迩德哀求着。

  法拉儿把头一甩,哼了一声。

  「就不!我现在不想给姐姐你口交了。」

  「可、可是……我现在……好难受……拜托你……法拉儿!!!求求你继续给姐姐口交!!」身下的难受感觉更加折磨人了起来,碧迩德几乎都快哭出来。
  「说了不干就是不干!」

  法拉儿转了个姿势,甚至都不坐在碧迩德脸上了,而是坐在碧迩德腿边的地方。

  她伸出自己裹着白色丝袜的小脚,恶意的按在碧迩德的肉棒上。

  「就这么一个丑陋的东西,比大哥哥的触手差远了!我心情好也就算了,我不想要的时候,你就算是求我我也不会含这条丑陋的肉棒的!」

  裹着白丝的脚趾,摩刮着肉棒的侧壁,那种丝滑的触感,又让碧迩德倒吸一口气。

  「怎么?被我的丝袜碰到都会让你感到快感么?姐姐你还真是个变态啊。」
  法拉儿恶笑一声,两只脚趾隔着一层柔滑的丝袜,夹在了碧迩德敏感的马眼那里。

  「咿啊啊…………~~~~!!!」碧迩德忍不住浪叫出声。

  「果然是个变态呢碧迩德姐姐,被这么夹一下居然都快要高潮了。」

  「不是的,这是……」

  「嗯?」

  法拉儿眼神微眯,伸出自己的另一只脚,两只脚一起将碧迩德的肉棒夹住,轻轻地套弄起来。

  肉棒被两只柔软的白丝脚掌夹在中间,小巧的脚掌上传来的挤压感几乎又让碧迩德失去理智,只剩下不断的喘息。

  「啊啊、好、好舒服啊…………法拉儿……不要停……请……请继续…………啊啊啊!!!」

  「继续?你是说这样么?」

  法拉儿更用力的用自己的一对小巧的白丝小脚为碧迩德一上一下的套弄,做着足交的行为,「你是说,要我这样,用妹妹洁白的丝袜,来为你这个变态的姐姐足交,满足你对妹妹丝袜的变态癖好么?」

  「是、是的!!」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碧迩德终于是学乖了。

  面子?尊严?那是什么?有快乐来得重要么?

  「我就是这样一个变态!!喜欢妹妹的丝袜来为姐姐的肉棒足交,喜欢妹妹丝袜的变态!啊啊啊啊~~~~~~~!!!」

  「我很满意你说的话,记好你今天说过的话哦,碧迩德姐姐。」

  不知道什么时候,法拉儿的暗虹色瞳孔中,再一次的泛起诡异的光。

  与此同时,碧迩德在浪叫不止的同时,她的瞳孔中再一次变得涣散,隐隐约约,看得到稍许暗虹色的光芒……

  「再重复一遍刚刚的话吧?碧迩德姐姐?」

  「啊啊啊!!是的!!我是一个变态!!是一个,喜欢自己妹妹丝袜的变态!!我那下贱的肉棒喜欢妹妹来为它足交!!我是一个没有妹妹的丝袜的话就会活不下去的变态啊啊啊啊!!!!」

  她的瞳孔因为太过于激烈的刺激开始渐渐上翻,舌头也不自觉的微微伸出。
  随后——

  「太好了!果然,碧迩德姐姐就是一个喜欢法拉儿的变态呢!法拉儿很高兴哦碧迩德姐姐!法拉儿也最喜欢姐姐你了!」

  「是、是的……我很高兴,法拉儿……」

  「那么,在妹妹的丝袜上射出你的精液吧,变态姐姐~~~法拉儿一定会好好的接住,让姐姐你好好看看,你是怎么用你那肮脏的精液,来玷污法拉儿洁白的丝袜的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如潮水般的快感,瞬间淹没了碧迩德的一切理智。

  肉棒瞬间胀大了一圈,无数的白浊精液,从肉棒上失去控制的喷射出来。
  「呀?」

  因为姿势的原因,绝大部分的精液喷射到法拉儿的丝袜上,将洁白的丝袜染得一片污腻。

  但是还是有少部分的精液失去了控制,喷射在了其它的地方,法拉儿的衣服上,脸上都被精液的喷射所波及,染上了一片白腻。

  将嘴边的几滴精液舔食干净,法拉儿的嘴角又一次险恶的弧起。

  没去管那逐渐萎缩回小豆豆模样的肉棒,法拉儿平抬起自己那沾满了精液的丝袜小脚,伸到了碧迩德的面前。

  「帮我清理一下把,碧迩德姐姐?」

  她笑了笑。「我刚才试过了,味道很不错哦,碧迩德姐姐?」

  「啊、啊……哦。」

  碧迩德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本来自己是下意识想要拒绝的,但是,当看到法拉儿的丝袜的时候,她的一切理智都似乎被没来由的混沌所吞噬了。

  好想……好想要尝一尝法拉儿的丝袜……

  在这样的想法驱使下,她双眼失神的张开嘴巴,像一条趴在地上的小狗一样,开始为法拉儿细心的舔弄。

  好香……法拉儿的味道……明明沾上了这么多精液,却一点都不臭……那种夹杂着体香和汗味的酸甜气味……还有这份丝袜的触感……会、会上瘾的……我一定会对她上瘾的!

  她亲吻着妹妹的丝袜,将上面污浊的精液一口口的吞入到自己的口中。
  她将妹妹的脚趾含入到自己的口中,细细品味着那一份酸甜的芬香。

  没错,就是这样,碧迩德姐姐,我是你最珍贵的宝物,我要让你永远都离不开我!

  法拉儿的眼神更加阴暗起来。

  不过,很遗憾,在她还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

  「嗯?我的房门怎么是开着的?」

  大哥哥!?

  法拉儿眉头一皱。

  身上的神力瞬间包裹住了这张床铺,把碧迩德推开到一边,自己身上的精液也顷刻间凭空蒸发掉了。

  「啊,我等你好久了,大哥哥!」

  就象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法拉儿灿烂无比的笑着,从床上站起来迎向房门外的主人。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大哥哥?我等你都快要等疯了?啊~~~你看~~~下面都湿透了。」

  「……你以前不是不穿丝袜的么?」

  「我觉得这样大哥哥你会喜欢嘛~~怎么样,大哥哥你今晚是想要我为你先口交呢?还是试试我刚学的足交技术?保证会让大哥哥你满意的哦?」

  ——你敢说什么不该说的东西的话,我就杀了你。

  在法拉儿那笑颜如花的眼神之中,碧迩德神色惊恐的,读出了这样的一个信息。

  ···

  「碧迩德!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楚守姬将一张羊皮纸拍在桌子上,大声地质问眼前站的笔直的碧迩德,「为你的游鸟骑士团采购丝袜的预算?你以为我们现在军中的预算很充裕么?要买些什么别的军备也就算了,买些装扮用的丝袜……?等等,这些牌子的丝袜……操你妈的还是些情趣丝袜?你脑袋秀逗了吗?」

  「这个……我……」

  碧迩德颇为尴尬的喃喃应答。

  不过,略显得奇怪的是,她的双腿并拢的紧紧的,浑身都轻轻颤抖着,像是在拼命忍耐着什么一样。

  楚守姬可不信碧迩德会因为这种「小事」而羞愧到无地自容,直接干脆利落的询问出声:

  「你踏马小穴里塞跳蛋了这么抖?」

  「没、没有!!」碧迩德吓了一跳。

  「那样最好,我估计你也没这么恶趣味。」

  楚守姬叹了口气,摇了摇手上的那张羊皮纸。

  「我说碧迩德啊,稍微注意一件事情。」

  「呃……你请说?」

  「就算是想要调教自己的部下,用来取悦兄长,也给我注意点节制。」
  她站起身来,眼神冷冷的盯着碧迩德不住颤抖的身子,「我可听说了你那军营里现在传来一些不好的风闻,你最好给我注意一点这方面的事情。虽然我并不在意这些淫乱的表演,但是要是因此耽误了真正要紧的军事的话,可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

  「嗯……嗯……啊啊……」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是!!我、我一直在好好听!」

  「你……切,算了。下次记得把跳蛋的声音调小一点,这么响的跳蛋声音,当我是聋子吗?」

  楚守姬把笔往桌子上一摔,气吼吼的离开了。

  临走前,她还撂下这样一句狠话:

  「预算我可以拨给你,但下次的战斗你们一旦给我玩砸了的话,小心我把你的骑士团编成慰安团!你给我小心着点!」

  随着楚守姬的离开,房中就只剩下碧迩德一个人了。

  也不知道是被楚守姬的狠话吓住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碧迩德喘着粗气,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哈啊……哈啊…………」

  因为瞬间安静下来的原因,在碧迩德拼命抑制的呻吟之声以外,房中还隐隐约约听得到「嗡嗡嗡」的震动声音。

  碧迩德瘫倒在地上,腰板拼命的往后弓起,喘息的呻吟越加明显起来。
  「啊……啊啊……要……要去了……快……快忍不住了……好、好舒服……啊啊啊啊!!!!」

  身体像是触电一样的疯狂抖动之后,一阵清香开始在这处房间之中蔓延开来。

  少女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口中溢出甜美而又虚弱的喘息。

  「过分……真是……太过分了……」

  她抱怨似的喃喃,「要我申请这种丢人的预算也就算了……居然,还让我带着这么激烈的跳蛋来这里……法拉儿……我、我快忍不住了啊……」

  明明才刚刚在跳蛋的刺激下小小高潮了一回,可是现在身体却这么快的重新变得火热起来?

  仅仅是想到法拉儿的名字而已,怎么会……

  「哼哼?我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骂我啊?是我听错了么?变态的碧迩德姐姐?」

  「!?」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名外貌纯真的少女,已经来到了这处房间。

  不过,让碧迩德难堪的是,还没等她看到那人的身影,一只白色丝袜包裹着的美丽小脚就踩在了她的额头上,遮住了她的眼睛。

  「法拉儿、法拉儿!?」

  她惊喜的声音。

  就算是看不到那位女孩的身影,可是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深深的记住了这个令她迷醉的气味。

  她就像是本能一样,分开自己的双腿,哀求着踩住她眼睛的少女:

  「拜托你……给我……给我快乐……法拉儿……」

  「才~~不~~要~~」

  法拉儿的声音充满了戏谑,好玩一样的,用自己的白丝小脚踩踏着碧迩德的面庞,故意按压她的鼻梁,伸进她的口中让碧迩德舔弄自己的脚趾。

  看着自己的姐姐又一次忘我的舔弄起自己那被丝袜包裹的脚趾,法拉儿眼中的恶意越显,「你自己算算看啊碧迩德姐姐,你在我这里享受过多少次高潮了?可是,我在你身上还从来没有得到过满足呢。这样单方面的从我身上索取快乐,而你自己却什么都不做,未免过分了一点吧?」

  「我、我明明……」

  「嘘……不要说,可能会被人听见的,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眼神微转,「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地盘啊。玩弄一下自己的宠物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一旦泄露了什么重要的情报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风险的。」

  「宠、宠物……?」

  「啊呀,你不喜欢当我的宠物么?碧迩德姐姐?我以为你早就接受了自己的这个身份了呢?」

  「我……我……嗯嗯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愿意当法拉儿你的宠物,只是……」碧迩德哀求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的,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嬉笑着,足尖勾起碧迩德的面容,让她直直的看着自己。

  「回去吧,碧迩德姐姐?回访离职后,我会让你再次享受到那种,让你遗忘不了的快乐的,变态姐姐。」

  「是……是的……」

  女神的语气中,充满了令人心碎的欢喜和卑微。

  ···

  「啊、啊啊……法拉儿,你的丝袜好舒服……我还想、还想多摸一摸……」
  「可以噢,姐姐你今天的反应让我很满意,作为奖赏,今天可以允许你随意的在我身上发泄你那变态的欲望哦?」

  碧迩德发了狂一样,抱紧了法拉儿的一双美腿,用脸颊不断的磨蹭着法拉儿的大腿,感受着那份丝袜的柔滑触感,露出了幸福的痴笑。

  将这一幕收入眼中的法拉儿眼神一转,像是漫不经心的,向碧迩德提出另外一个问题:

  「对了,碧迩德姐姐,现在……你的军队里情况怎么样了?」

  「你指哪一方面……?」

  「就是说,你的那些信徒们,发誓为你而战的那些女神的信徒们,她们现在——」

  法拉儿的眼神彻底的变得阴森起来。

  「有好好的,每天想象着我和大哥哥的模样进行自慰吗?」

  「臭男人们已经被我赶走了,剩下的那些女人们,应该已经有好好的改过自新,将她们信仰的对象,换成我和大哥哥了吧?」

  「我只看到她们现在的铠甲变得比以前暴露了不少,气质上也明显变得骚浪许多,但是,更深层的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告诉我吧,碧迩德姐姐?现在,她们有好好的遵从」神谕「,每天至少念着我和大哥哥的名字自慰三次,并且每餐服用慢性春药,小穴里夹紧了自慰棒再去睡觉吗?」

  这一系列淫靡的用词,从法拉儿这位女神的口中说出,实在是让人感到无比的违和与震惊。

  但是,更为奇怪的是碧迩德的反应——

  「是的!现在,在我的监督下,孩子们已经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骄傲的对法拉儿回答,「现在的她们,已经完全没有了迷茫!如果说以前她们是在为我而战,而不得不听从主人的命令的话,现在的她们,就是发自内心的狂热信仰着主人!」

  「真的么?」

  「当然!她们现在,仅仅是看到主人的身影都会忍不住开始流水,早已将主人的宠爱视为她们莫大的荣耀!现在的她们,绝对是主人最能够信赖的一支军团!」

  「这样么?那我就放心了,辛苦你了,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笑的更为开朗起来,她的眼中,那种暗虹色的奇异幽光变得更加旺盛。

  游鸟骑士团的异变,是她一手操控的结果。

  在确保了碧迩德陷入到自己的控制之后,她就和碧迩德一起,在游鸟骑士团的军营中,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演唱会。

  她动用了自己的「能力」。

  虽然那些游鸟骑士团的战士并不是女神,但是法拉儿本身的权能就让她拥有极高的洗脑能力,通过歌声中附带的神力,她只不过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让碧迩德的游鸟骑士团全员改换了信仰,疯狂信仰起她这位「诡音之淫语神」起来。
  这样,游鸟骑士团——还有她原本的主人碧迩德,就都是自己的东西了。
  这样就可以确保,游鸟骑士团一定会确确实实的成为大哥哥的所有物,不会有任何思想上问题。

  「没、没什么的!!这些,都是为了法拉儿你啊……」

  碧迩德忘情的呢喃着,眼中的暗虹色幽光,简直和法拉儿瞳孔中的那抹异色如出一辙。

  明明,她的瞳孔一直是暗金色的色泽,绝对,没有出现过暗虹色的色彩才对……

  可是,她已经管不了这些小事了。

  得到了法拉儿的承认和嘉奖之后,她的身体似乎是变得更加敏感了起来,女神焦躁难耐的磨蹭着法拉儿的丝袜,近乎是哀求着:

  「啊啊……法拉儿……拜托你……」

  「好~~~的~~~,我明白的,变态的碧迩德姐姐。」

  法拉儿的笑意,达到了最高峰。

  她伸出自己的脚掌,踩在了碧迩德早已通红的阴户上,脚趾灵动的夹着那颗细小的红豆,让碧迩德忍不住浪叫起来。

  ——呼呼呼,果然,我现在可以控制所有的女神呢。

  明明碧迩德姐姐早就成为了大哥哥的从属神,但是也还是逃不过我的控制。
  这种感觉棒极了,能够随便扭曲别人的想法,让别人在自己的身下堕落,强奸其他人的灵魂的这种感觉原来是这么棒的么,难怪,大哥哥从一开始就喜欢干这种事情了。

  碧迩德姐姐……虽然你是大哥哥的私属品,不过,我可不允许你拥有大哥哥。你的宝物,只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法拉儿眯着双眼,享受的看着碧迩德在自己的面前沉沦的模样。

  是的,就像现在这样沉沦下去吧,我是你最珍贵的宝物,但是——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东西!你的信仰,你的那些信徒,所有的灵魂,都是、我的!!!!

  真是贪婪呢、我……和以前那个傻了吧唧的我真的是两种性格呢。简直自私,简直邪恶。

  不过,这种感觉棒极了,不是么?

  变态的、姐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