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成了他女友的我的恋人
成了他女友的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成了他的女友](1) 刘阳,不高不矮,其貌不扬,他自小就是县城里的风云人物,家长、教室们 称赞的对象,但自从他考入省城的高中后,他的生活就如同他烂大街的名字一样 让人心酸。 他不富裕,不懂穿衣打扮,轮成绩他连班级的前十名都进不去…他喜欢他的 同桌,那是一个并不打眼却非常耐看、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米绮。 米绮虽然是本市人,但却没有选择走读,刘阳一天要和米绮相处14个小时, 却没有想过要表白,他觉得最幸福的事情莫过於偷看米绮红着脸,默不作声的一 口一口吃掉他偷偷塞在米绮书桌里的零食,虽然这种幸福的代价是饿肚子…他没 有钱买衣服,只好尽量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他学习成绩不够优秀,他只能用刻苦来弥补差距。 当米绮有不会的习题时,他总是将所有的事情抛开,宁可花费整个晚自习也 要为米绮解开疑惑。 有时他也会和米绮谈一些理想,会因为米绮微带崇拜的目光而飘飘然。 为了激励自己,他和自己做了赌约,如果期末考试时,能进入班级前三名, 他就向米绮表白。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刘阳的努力没有浪费,在高一的期末,他同时收获 了成绩和爱情。 刘阳有股子韧劲,他很现实,也对自己很有信心,就像很多热血少年一般, 深信只需要一个棍子,便可以撬动地球。 让他更庆幸的是,他有这根棍子。 他家中虽然很穷,但是他的发小马霖,却是他们县城中最有钱的孩子,早早 的被送到国外留学。 虽然邮费很贵,为了维护这段感情,他坚持每个月给马霖写信。 马霖的回信很少,但总是有很多奇闻异事,经常引起刘阳与米绮的热议,两 人都没有国外的亲戚,马霖信中所诉不免让二人觉得匪夷所思。 比如马霖说,他那里学生都抽大麻就和国内抽烟一样,吸食大麻不犯法,只 有卖大麻才会被抓起来;比如说在马路上走路,车都让着行人;或者说华人,尤 其是女孩子,说英文后可能会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人…随着马霖的描述和自己搜集 的信息,刘阳与米绮越来越向往国外,对马霖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抱怨更是羨慕嫉 妒恨。 在日常学习任务的基础上,两人每天都早起来一个半小学习英语,用节省下 来的饭钱购买一些英文书籍,在日常生活中也尽量去用英语交流,一学期下来, 两人觉得收获颇丰。 马霖信中说要回国过元旦,可以面对面的去了解国外的生活,这让刘阳与米 绮都很兴奋,两人还商议着全程用英语与马霖对话,给马霖一个惊喜。 可惜马霖只是在省城匆匆一过,没来得及拜访刘阳便被马父接走了,让两人 颇为失落。 刘阳倒是有心趁元旦假期回县城里见见马霖,可最后还是心疼那些车票钱, 决定在学校复习功课。 米绮虽然觉得刘阳自己过元旦很可怜,但毕竟父母也在本市,只好抛弃刘阳。 她刚吃完晚饭没多久,便接到了刘洋的电话,刘阳兴奋说,马霖来省城了, 现在就在学校,问米绮能不能溜出来。 米绮既惊且喜,和家里撒谎道陪寝室的几个姑娘一起过年,便从家中溜了出 来,按照刘阳所述,打车来到了豪门国际酒店,造型奇特的喷水池和富丽堂皇的 大堂让没太见过世面的米绮有些发懵,因为没有手机,走错了几次才在服务员的 帮助下找到了马霖的房间,这让米绮囧的一沓糊涂。 见到刘阳和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迎出来时,米绮不假思索的开口【Youm ustbeMalin,MynameisMiQi,LiuYang『sgi rlfriend,youcancallmeQiQi,nicetomee tyou!!】 【哦?哈哈,刘阳,你这个女友很大方啊!不像是你说的那样害羞么】听到 高高帅帅男生的调笑,米绮才意识到自己不但直接介绍自己是刘阳的女友,还让 第一次见面的男生叫自己的乳名,她的脸瞬间就涨红了起来。 【哈哈,美女没事,别害羞,我就是马霖,咱也算做过一年半笔友了,来进 屋聊】米绮被马霖和刘阳迎进屋,这是一个套房,外面的会客厅有三个单人沙发 和一面茶几,茶几上摆满了香味浓郁的饭菜。 会客厅的一侧通往卫生间,另一侧则是一个大床房。 【我和刘阳可是饿坏了啊,刚刚没等你就动筷子了,你不会怪我俩吧?】马 霖指着茶几上的饭菜开玩笑的说【不会不会】米绮连忙摆手【你吃过了嘛?一起 吧?】刘阳问米绮,他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晚餐,他强调道【很好吃的!! 】【我…】米绮有些犹豫,一来是她刚刚才用过晚餐并不饿,二来她和马霖也是 第一次见面,她有些害羞。 不过那些饭菜确实闻起来很不错啊…马霖开出来米绮的犹豫,笑着将一碗米 饭推过去【都点了你的饭呢,这是正宗的谭家菜,尝尝吧,咱边吃边聊!】米绮 最终还是没有抵住食物的诱惑,拿起筷子,却又不太好意思动,刘阳心领神会的 给女友夹了几片鱼,得到一个赞赏的表情。 三人边吃边聊,一个有心炫耀,两个有意结交,气氛自然其乐融融。 谈性正浓时,马霖的手机响了,他看看了号码,脸色变得很差,直接将电话 挂掉,反复几次后,他终於无法忍受了,接起电话,也不听对面说什么,怒火沖 天的对话筒喊【我说过!!别找我!!!我他妈不想听你们那些龌蹉的事情!!!! 我一天也不想看见你们!!!!】他歇斯底里的模样把刚从卫生间回来的米绮吓 到了,失去平衡的她一下子坐到了茶几边缘,打翻了的茶几压在了她的身上,刘 阳与挂掉电话的马霖连忙将她扶起,米绮倒是没受什么伤,只不过她茶几上那些 饭菜的汤汁将她的衣服、头发全弄脏了…米绮又急又羞,差点哭了出来。 马霖怕米绮害羞,还特意要了一个房间供米绮洗澡。 刘阳和米绮急忙阻止了马霖,在这个宾馆里,开一间房至少要800元,他 们那里好意思让马霖破费?米绮表示,衣物刚刚粘上汙渍,一会她洗澡的时候就 可以将衣物清洗干净,只不过衣物怎么也要一夜才能晒干。。。马霖连忙将话接 了过来,为了表示歉意,他要送米绮一套衣服…刘阳和米绮都知道五星级酒店里 精品店的服装哪有便宜的?米绮连连摆手,刘阳也是大声拒绝。 马霖拗不过二人,只得再次提议为二人新开一个房间。 米绮没有在外面与刘阳过夜的打算,不过她现在浑身狼狈,学校住宿条件不 好,没有洗澡的地方,她不想顶着一身饭菜味过夜,更不好意思让马霖为她花钱。 听到刘阳提议三人挤一挤而马霖却不断推诿的时候,为了让马霖绝了花钱的 心思,她干脆直接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后,米绮渐渐回过神来,刚刚就顾着为马霖省钱了,她丝毫都没考 虑到自己的处境。 拒绝了马霖购买衣服、新开房间的提议代表着,她不但要在两个男生独处一 室时清洗身体,还要和两个男生共度一夜…只是想想都会让人羞死的场景就这样 莫名其妙的发生了…这让米绮有些难以接受。 她红着脸,磨磨蹭蹭的将衣物一件件脱下,她青春美丽的身躯渐渐浮现在镜 子里,可能是因为羞涩,她白嫩的皮肤呈现着诱人的粉红色,解开马尾,一头秀 丽的黑发随意的搭载赤裸的肩膀上,水灵灵的模样就像一个大水蜜桃,让人忍不 住想啃上一口。 刘阳和马霖与叫来服务员,将一片狼藉的会客厅收拾干净,两人又客套了一 会儿,刘阳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 的水声,不免有些魂不守舍,马霖见刘阳的模样,调笑着说【怎么?我们的 大才子忍不住了?】刘阳满脸通红的否认【没有!没有!】马霖低声【嘿嘿,坦 白交代,什么进度了?】刘阳窘迫极了【什么进度啊?】马霖轻轻给了刘阳一拳 【和我装什么啊?!!上没上过?!!】刘阳连忙否认【没有!!!】马霖追问 【亲过了?】【…】刘阳红着脸不做声【摸过没?】马霖淫笑着问【…上面】刘 阳低声答【切!!!】马霖鄙视道【哎呀,你和兄弟我的进度真是差了十万八千 里啊!!】【你…到哪步了?】刘阳咽了咽口水,弱弱的问马霖神气的一昂头, 伸出三个手指。 刘阳哢吧哢吧眼睛,不解的问【啥意思?】马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在他 耳边低声吼【三个!!哥已经上个三个女人了!!】【啊?】刘阳傻眼了【不可 能吧?】【哥玉树临风,腰缠万贯,女人?那不是勾勾手就来?】马霖一撇嘴不 屑的说【再说了,这算啥事啊?老外那些14、5的小屁孩就天天『sexy、 sexy』的挂在嘴边,就算华人也是开发的很,等你们出国了就知道了。 】【这…】刘阳有些矛盾,他不知是该指责好友的堕落,还是羨慕好友…【 这什么啊,听哥的,今天晚上保你上垒!】马霖义薄云天的道【上垒?】刘阳不 明所以【擦,你这书是白读了,一会听哥的,保证你有便宜占!】马霖拍拍刘阳 的肩膀两人又聊了四十多分钟,才听见浴室的门被推开的声音,二人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明媚少女身着白色浴袍,羞涩的慢慢向二人走来,那因紧张而微微颤抖 的身躯,紧紧拽住浴袍细带的双手,与略带防备又怕失礼的矛盾表情,都在诉说 着女孩的青涩,激发着男人的保护欲、占有欲。 这个羞涩的、身上散发着好闻味道、一头湿发散在肩膀上的米绮呈现出一幅 完全不同的气质,不但让刘阳转不开目光,就连马霖也是一阵口干舌燥。 他那三段性爱经历,与其说是他上了别人,不如说是别人强上了他,三个里 面最大的一个超过他13岁,最小的也要大过他8岁!全程被人摆弄不说,更让 他难以启齿的是,三个女人居然都给他包了红包!!刚见到米绮时他还很不以为 然,现在想想,是那套土掉渣的校服与完全不适合米绮气质的马尾辫蒙蔽了他的 双眼!!马霖来了兴致,打电话给前台叫了三杯LongIsland和一些水 果、小食,他特意嘱咐,LongIsland要淡一些,不一会,服务员便将 东西送了上来。 【哇,这叫什么?LongIsland?长岛?】刘阳尝了一口评价道【 有点像冰红茶!】【LongIslandIcedTea,长岛冰茶】马霖介 绍道【这不是茶,是一种很有名的鸡尾酒】【啊?酒?!】米绮刚要端起杯,听 到马霖的介绍不免有些心惊的放下了杯子【说是酒,其实这里面大部分是可乐和 冰块】马霖微笑着晃动着酒杯【长岛冰茶是一类调和鸡尾酒的通称,起源於长岛,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禁酒令期间,酒保将烈酒与可乐混成一杯看似茶的饮品 供客人饮用。 虽然取名「冰茶」,但口味辛辣。 鸡尾酒配方中有各种配料的用量,与药店和医院的计量是一样的。 鸡尾酒的配方不止一个,不同的配方有很多。 】【我想起来啦!!】米绮忽然插言道【梁咏琪有一首歌就是叫长岛冰茶! 】【对!】马霖微笑着点头【可是…】刘阳砸吧砸吧嘴,疑惑的问【你说口 味辛辣,我怎么喝怎么像红茶啊!】【那是我可以让酒保调淡一些的,我总觉得 既然叫茶,就应该有东方的神韵,将火热和激情隐藏在平静的外表下,一旦引爆, 便让人无法自拔…】马霖嘴角带起微微的坏笑,显得魅力十足,他註意到米绮的 目光停留,立刻将目光缠绕上去,米绮不敢与他对视,慌乱的将头偏开。 刘阳没註意两人的小动作,由衷的感叹道【马霖,你懂得真多】【来,绮绮, 尝一尝,没有酒味的】马霖对米绮发出邀请,米绮还为刚刚被马霖抓住目光而慌 张不已,不假思索的顺着马霖的话尝了一口…确实没有酒味…像是冰红茶…【出 国这一年多你真长不少见识!!】刘阳羨慕的对马霖说道【是啊,想起我第一次 喝Longisland的时候,还未成年呢!】马霖耸耸肩,笑着说【未成年!! 不是说美国那边查的很严么!!未成年是买不到酒的!】刘阳惊异的问【是房东 家的女儿去买的】马霖仿佛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连忙转移话题聊起了他在学校 的趣事,刘阳与米绮被逗得开怀大笑,不知不觉中,桌子上的长岛冰茶都见了底。 【咱们来玩点游戏吧】待服务员又端上来三杯长岛冰茶后,马霖提议道。 【什么游戏?】刘阳问【海带拳!】马霖道【啥?海带拳?】刘阳和米绮不 解【哈哈,我在国外学的,虽然有些2,但是很欢乐。 】马霖对二人讲述了海带拳的游戏规则【你们在国外就玩这个?】刘阳不可 思议的问,经过马霖的示范,他觉得这个游戏果然很2【是啊,不过玩起来挺有 意思,来,试试?】马霖对刘阳发出挑战。 【试试可以啊,只不过为什么大喊海带呢?】刘阳不解的问【我也不知道, 听那些人说,第一批留学生是海龟,我们没他们值钱,所以就是海带了】马霖似 懂非懂的解释道,刘阳与米绮稀里糊涂的听着,他们这个年纪怎么会了解「海带」 的心酸…【海带啊海带】【海带啊海带】【海带啊海带】【你输了,喝!】 ……【海带啊海带】【海带啊海带】【你又输了,喝!】……【海带啊海带】【 海带啊海带】【海带啊海带】【海带啊海带】【喝!】……虽然这个游戏确实很 幼稚,不过用来活跃气氛那真的是一流!夸张的肢体动作令人捧腹,就连米绮收 到气氛感染而参与进来,刘阳似乎没有什么游戏天赋,他比米绮与马霖多喝了不 少,长岛冰茶后劲十足,没接触过酒精的他渐渐感觉有些晕眩,他坐在一旁看米 绮与马霖游戏,他喜欢看米绮蹦蹦跳跳的样子…米绮发育的很好,比起多数女孩 的贫瘠,她B+的胸部在校园中绝对是傲视群雌。 不过米绮似乎并不喜欢,多数时她会穿束胸衣,让她显得如多数女同学一般 「一马平川」,只有清晨或者晚自习人少天黑之际,才会露出峥嵘。 就像现在,她胸前那对玉兔就会随着她的跳动而跳动…让刘阳口干舌燥…口 干舌燥的岂止是刘阳…马霖因为被米绮吸引,已经连着输了好多次了,刘阳也有 些发飘,他还记着他的使命…他见米绮微显醉态,气氛也很活跃,忽然装作一副 懊恼装【哎呀!!】【怎么了?】米绮问【我都忘记了!!我带了twiste r回来!!!】马霖痛心疾首的说【twister?】刘阳和米绮好奇的问【 对啊,是个老外都会玩的游戏!!】马霖夸张的叫道【中文叫啥啊?】刘阳问【 中文…】马霖卡住了,他还真不知道twister中文叫什么,他猜测道【扭 曲者?哎呀,不管中文叫什么了,你们看过Friends没?就是他们经常玩 的那个!丢骰子、用手脚按颜色!】【那个!!!】米绮兴奋起来【我知道那个 游戏!!一直超想玩!!!】【哪个啊?】刘阳有点迷糊,当马霖从行李中取出 实物,他才恍然大悟【哦!这个啊!!】【看来你们都知道,来,我来当裁判】 马霖乐呵呵的说【别的啊,一起玩啊!!】刘阳连忙说【不行】马霖给了刘阳一 个男人都懂的眼色,摇头说【这个游戏必须要一个裁判才行】【那不行!!咋能 让你看着?!那就我当裁判,你们玩!!】刘阳无视马霖的暗示坚决的说。 这阵子他酒劲上头,如果不是想要陪好马霖,他早就坚持不住了。 他目前简单的思维里,玩游戏=输=喝酒,他怕再喝下去就会失态,所以能 回避就尽量回避。 而且他看出来马霖一定是很喜欢玩这个游戏,不然也不会随身携带了,他怎 么能让马霖在一旁做裁判呢?马霖觉得刘阳这小子实在是不上道,twiste r可是要全身心的身体接触,这种机会刘阳居然要让给他?!!不过他看到一旁 穿着浴衣,一脸纯真懵懂、跃跃欲试的米绮,他的心不免加速跳动起来,嘴上顺 着刘阳的话客套几句,便装作一副尴尬的模样答应下来。 米绮真的没有想太多,她很早就想玩这个游戏了,但当她真的实践时,她才 知道这个游戏有多么令她难堪。 她和马霖的争胜心都很强,虽然马霖已经表现的很绅士,但两人的身体还是 会紧紧贴在一起。 马霖身上有股很清香很特别的气味,他很强壮,她甚至能透过浴衣感受到马 霖结实的臂膀、温暖的胸膛…她相信马霖也能同样探触到她身体的柔软…想到这 里,她的呼吸不免有些急促起来,她想要结束这个有些荒唐的游戏,却又怕遭到 马霖的鄙视。 是她向往美国文化,也是她雀跃着要玩twister,米绮,不想留下一 个「叶公好龙」 的评价。 处女幽幽的体香不断沖击着马霖的理智,几乎零距离的身体接触和酒精释放 了少年心中的恶魔,他见刘阳已经是醉态可掬,在刘阳看不见的角度,他不自觉 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米绮的耳垂…舔出去的瞬间,他就后悔了,他甚至做好 了挨嘴巴、被刘阳与米绮斥责的准备…但米绮只是浑身一颤,皮肤泛起了瑰丽的 粉红,却依然保持游戏中的姿势没有动…马霖的呼吸顿时粗壮起来…米绮不知道 怎么办才好了,她顾忌着马霖的颜面,没有第一时间回击马霖的行径,马霖却没 有理解她的良苦用心,反而不断的得寸进尺。 在刘阳看不到的角度里,马霖用他的唇舌不断撩拨着自己的脖颈,他湿热的 呼吸鉆入她的耳朵,将她的身体也带的湿热起来…她的默然与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似乎鼓励了马霖,当马霖的手探入她腿间时,那触电般般的感觉让她一下瘫软在 马霖身下。 马霖没料到米绮忽然倒地,失去支撑的他想要用台灯来平衡身体,却把台灯 跩倒将醉死在一旁的刘阳砸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刘阳醉眼朦胧的跳起来。 【没事】马霖连忙从米绮身上爬起来,有些慌乱的解释【我们刚刚玩游戏, 没保持住平衡,摔倒了】【哦】刘阳里倒歪斜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厕所跑去, 随即,卫生间里传来呕吐的声音…米绮有心想去照顾,却对那令人作呕的味道心 有余悸,马霖看出米绮的想法,处於对兄弟的义务、愧疚和对米绮的讨好,他亲 自出手,帮刘阳把胃里的酒吐干净,还贴心的把刘阳搀扶到床上。 可他毕竟从小娇生惯养,刘阳的衣物、床上、还有自己的衣物上都粘上了刘 阳的呕吐物,这让马霖也有些作呕。 床被刘阳糟蹋了,刘阳的身上也很脏,本来打算让刘阳睡在中间的二人不免 有些犯难,马霖琢磨,这床上肯定是睡不了三个人了,他可以再为米绮开一间房, 自己留下照顾刘阳。 女孩子都爱干净,米绮也多少有些洁癖,她本来不愿意让马霖破费,不过想 到马霖刚刚对她那些过分的行径,她也就保持了沈默。 马霖叫了服务员收拾恶心的卫生间,在另一个服务员的带领下,和米绮来到 了隔壁。 芬香的气息另两人有些糟糕的心情得以缓解,马霖身上残留的呕吐物便显得 份外刺鼻,他快步走进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穿上酒店的浴衣,觉得浑身 清爽。 出了浴室门,却发现屋里没有开灯,他找到开关,发现这个房间和他所住的 完全不一样,桌子上的香薰、床上红色的玫瑰花瓣、设计感强烈的酒柜…这似乎 是一个味新婚夫妇打造的新房…米绮站在落地窗前,呆呆的望着楼下的车流。 【怎么不开灯?】马霖走到米绮身边问【开灯就看不到城市的霓虹了】米绮 并不回头,从反光的玻璃里丢给马霖一个「扰人清净」 的眼神。 马霖默默把灯关上,站在床边和米绮一起看风景,两人都沈默着,良久,马 霖对米绮说【对不起…刚刚喝多了…】【…】米绮没有说话【我知道,我说什么 你都不信】马霖准备了一堆措词,却被米绮打断了。 【我信!】米绮侧过身来认真的对马霖说。 【额…】马霖不知如何反应米绮面带揶揄的笑道【如果你没喝多,你就是暴 露狂】马霖不解的望向米绮所指,他不免大囧,这个房间的浴室和主卧之间并不 是一道墙而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玻璃的颜色很暗,外屋又没有开灯,他在洗澡的 时候没有註意到…【那我不是全被你看光了?!!】马霖恶狠狠的对米绮说【切, 谁稀罕看呢,没看我一直在望窗外么…】米绮将头一偏不去理马霖的恶声恶气【 那窗子,反光!!】马霖欲哭无泪【哼,那也不是我想看的!!应该说是你汙秽 了我的眼睛!嘻嘻嘻】米绮被自己的娇蛮逗笑了,看到马霖窘迫的模样,让她大 大出了一口气。 马霖不知被米绮看到了多少,他在浴室的时候还特意清洗了他的小兄弟…三 次!!还对着镜子臭美了半天才出来…如果这一切都被米绮所见,他真是无地自 容。 见米绮得意洋洋的模样,马霖使出了对付女生的必杀技——「挠痒」【哇!! 哈哈哈~~别闹!!!我怕痒!!!!】米绮在房间内躲闪着,却哪里跑得过马 霖?马霖如猫抓老鼠般戏弄着米绮,揪到米绮就挠几下然后任凭她挣脱,然后再 轻松的把米绮抓住挠几下。 每次被马霖靠近时都惹得米绮尖叫不已,两人闹了一会,酒劲便又翻涌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米绮大汗淋漓的将自己摔在床上,高挂免战牌。 【错没错?!】马霖戏虐的问【错啦错啦~~】米绮做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那我该怎么惩罚你呢?】马霖坏笑着做出挠痒的手势【不要!!!】米绮惊叫 道米绮见势不好想要逃开,却被马霖一个飞扑压在身下,马霖一边挠米绮的肋下 一边坏笑着道【嘿嘿,这可由不得你!!】【讨厌啦!!不要!!唔哈哈哈哈~~ 我错了~~饶了我么!!!就一次啦~~再也不敢了!!】米绮不断扭动身体抵 抗着马霖讨厌的手指,当她渐渐发现马霖的手攀上了她的胸部,她才意识到情况 不对【马霖~~你别这样~~】米绮娇声哀求着马霖根本不理她的哀求,试图用 嘴来亲吻米绮,米绮将头一偏,马霖的吻落在了她的脖子上,同时,马霖的手在 试图揭开浴衣的衣带。 【马霖!!你在这样我生气了!!!】米绮一边竭力的护住衣带,一边义正 言辞的对马霖喊【你看了我的,我也要看你的!!这样才公平!!】马霖回了她 一句,专心致志的对付她的系带【不行!!马霖!!你别闹!!!我真没看到!!! 】米绮大声辩解。 马霖伸手一拉自己的系带,将浴衣脱下丢在一旁,他的浴衣下竟然身无寸缕!! 【这下看到了?】马霖又一次将米绮压在身下。 【马霖!!你干什么!!你!!!你放开我~!!你这是不讲理!!!】米 绮意识到了危机,拳打脚踢想将马霖推下去,但她酒后无力,对马霖的侵犯竟然 毫无办法,只好死死的守住衣带,不让马霖得逞。 马霖面对米绮的抵抗也很难取得进展,他一边大夸米绮「可爱迷人」、「天 生丽质」 热捧,一边甩出大量「一见倾心」、「我爱你」 等情话,试图降低米绮抵抗的决心,同时也不忘记用轻吻与爱抚来挑逗米绮 情欲。 酒醉的米绮被马霖的三管齐下节节败退,身上的衣物逐渐被马霖脱了个干净, 马霖亲吻着她的脖颈、乳房,用舌尖不断挑弄她粉红的乳椒,马霖的手似乎有种 魔力,烫的她浑身麻麻痒痒…她从未想过她会这样分开双腿,任凭她的花蕊暴露 在异性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舌头开始与马霖纠缠,她的手在马霖的后背轻 抚,她的腿…缠上了马霖的腰…【唔…疼!!】米绮泪眼汪汪的哀求【别再进去 了行么?】【我就进去一点,好不好?就一点!!】马霖并没有停止腰部下沈的 动作,温言道【不要…真的好疼…】米绮紧紧地抓住马霖的胳膊,她的指甲甚至 扣进了马霖的皮肤。 【好,我慢点】马霖也有些心疼,但为了占有眼前这个少女,他狠下心来, 用力将腰部先下一沈。 随着米绮的一声惨叫,少女完成了她的成人礼。 【呜呜呜呜~~你骗人~~】米绮哭的梨花带雨【好了,这次是真的好了】 马霖虽然已经有过多次性行为,但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紧的阴道,破处的成就感 加上禁忌的刺激,让马霖体会到从所未有的兴奋,他不顾米绮的反对,开始缓缓 的抽插起来…比起马霖的欢愉,米绮的第一次丝毫没有体会到任何快感,除了让 人刻骨铭心的痛,还有强烈的羞辱感,当马霖将精液全部射入她的体内时,她留 下了一行眼泪…不知是为自己而流,还是为了依然做着美梦沈睡着的刘阳… {待续)